浅析暴力侵害中小学、幼儿园在校生案件特点及防范对策

2012-03-29 

 从福建南平“3.23”事件到“4.30”潍坊事件,全国38天内连续发生了5起暴力伤害在校学生案件,手段残忍,情节恶劣,严重危害了公共安全,造成了社会恐慌,引起各级领导和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为有效防止此类案件的发生,济南市公安机关迅速组织警力会同教育主管部门,深入胜利大街小学、东方双语实验学校、经五路小学等11所城区及郊区农村的中小学、幼儿园,开展暴力侵害中小学、幼儿园在校生犯罪专项调研,了解当前校园安保工作现状,查找防范的薄弱环节,有针对性的提出解决问题的对策建议,供各单位在工作实践中参考借鉴。

一、暴力侵害中小学、幼儿园在校生案件多发的主要原因。

()从受伤害学生群体来看,学生人群集中、防范能力差、抵抗能力弱,容易成为极端暴力犯罪选择目标。福建南平“3.23等几起个人极端暴力案件的最大特征是,行凶者心中对社会有诸多不满,却没有“合理”的明确仇恨,他泄愤的目标不是“利益直接相关人”,也不是公权力,而是更柔弱者,以此作为报复社会、自我实现的手段。中小学、幼儿园学生年龄小,个人抵抗能力低,并且在上学和上课时间,大量集中,容易实施极端暴力犯罪。特别是幼儿园和小学低年级学生,在对待行凶的罪犯时基本没有反抗能力,甚至连躲避的能力也没有。福建“3.23事件中,就在市民与罪犯郑民生对峙时,仍有小学生由于惊吓跑错方向,跑向罪犯。“4.29 江苏泰兴中心幼儿园砍杀幼儿事件中,当人们与罪犯搏斗时,仍然有56名孩子坐在座位上没有动,傻瞪着眼睛看着。

()从犯罪分子心理层面来看,杀害中小学生案件屡屡成为社会热点,容易满足罪犯“产生最大影响”的心理需求。中小学生和幼儿园孩子们的安全,涉及亿万家庭的幸福,历来备受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更为全社会所关注。每一个学生的背后都凝聚着整个家庭的目光,学生的安全直接关系到家庭的幸福乃至整个经济社会的稳定和发展进步。从“3.23南平事件,到“4.28 雷州雷城第一小学行凶事件,再到“4.29 江苏泰兴中心幼儿园砍杀幼儿事件,每一次均引起社会各界高度关注,电视、广播、报纸等各类媒体全部进行了报道。可以说,涉及中小学生和幼儿园孩子们的安全问题每一次都是社会热点问题,每一次所引起的社会关注度都是空前的。屠戮中小学、幼儿园孩童是最能让全社会产生痛感的极端行为,犯罪分子“反社会人格”的极端心理容易得到满足。

()从案件高发的社会背景来看,各类社会矛盾复杂交织、沉淀,容易发生个人极端暴力案件。当前,我国工业化、市场化、城镇化进程明显加快,社会结构发生深刻变化,利益格局发生深刻调整,社会矛盾进入高发多发阶段,社会管理工作面临严峻挑战。特别是随着贫富差距的进一步拉大,增加了某些底层群众的不平衡感和自卑感,如果再加上某些不公正待遇,他们的长期压抑很可能因为某一个小事或者突发事件,而最终因“个人仇恨”去“报复社会”。

二、暴力侵害中小学、幼儿园在校生案件的防范难点和暴露出的问题。

()突发性强,防范难度大。个人极端暴力犯罪的全过程完全都是由一个人策划、筹备、实施的,隐蔽性更强,防范难度更大。同时,个人极端暴力犯罪的情绪准备期很长,报复社会的念头早就有了,但实施暴力犯罪的时间却很短,事前发现难度大,防不胜防。以福建“3.23事件为例,罪犯郑民生在55秒内,致使85重伤。目前,以最快的接处警速度,当群众报警后,民警赶到现场时,也无法实现“第一时间制服歹徒,避免伤亡”。

()行凶者无所顾忌,实行自杀式的侵害方式。行凶者多为报复社会或精神、心理方面存在问题,剥夺他人生命目的明确,报着“多杀一个算一个”的心态,不考虑自身和后果,是一种“自杀式的侵害”方式,不被制服就不会停止犯罪。这种心态致使此类案件呈现出伤害人员多、恶性程度高、制伏罪犯难度大的特点。

()学校内外安保力量薄弱,不能应付突发暴力犯罪。据不完全统计,我市现有中小学幼儿园2495所,其中:52所高中,176所初中,690所小学,77所职专,1500余所幼儿园。以目前警力状况实现“一校一警”、“长期驻警”存在一定难度。从走访的中小学、幼儿园情况看,由于受经费等方面制约,雇佣专业保安队员的仅占18.2%,大部分中、小学、幼儿园雇佣的都是没有经过正规培训的50岁以上人员(市区工资1000元左右,农村地区500元左右),仅起到传达的作用,如果遇上丧心病狂的罪犯,甚至无法保证自己的安全,更不要说保护孩子了。走访中,很多学校表示雇佣正规保安费用太高(约在1700元左右),而且严格按照8小时工作制。这样至少需要3名保安才能运转起来,学校特别是城郊及农村地区学校根本无力负担。同时,正规保安流动性较大,部分人员责任心不强,经常发生脱岗现象,也是很多学校不愿雇佣正式保安的原因。中小学、幼儿园及周边缺乏必要的安全防护力量,一旦发生个人极端暴力犯罪案件,难以及时发现,迅速制止。

()学校管理制度存在漏洞,仍需规范完善。一方面,少数学校在早上或中午上学时,仍实行到时开放校门的规定。致使学校开门前,大量早到学生聚集,安保力量又不到位,形成学校门前安全防范“真空时段”。这也是福建“3.23事件造成大量学生伤亡的主要原因。另一方面,学校门卫制度需要加强。绝大多数学校没有实施工作人员通行证制度。在学生上课期间,少数学校校门为半封闭状态,留一侧门通行,但门卫或保安队员对进出人员缺乏有效审查。“4.28雷州雷城第一小学行凶事件中罪犯就是混入学校行凶的。

()技防、物防建设投入不足,区域发展不平衡。从调查情况来看,市中区的小学、幼儿园技防设备基本安装到位,全部安装视频监控及110报警联动按键。其它区、县的学校及幼儿园有的只安装了视频监控,有的什么技防设备也没有安装,甚至有的学校门卫只有内线电话,遇到紧急情况无法立即报警。同时,由于受经费限制,目前在我市农村地区有的学校只有几间校舍和一个小操场,没有围墙,处于完全开放状态,更不利于防范各类犯罪。

 ()新闻媒体的广泛深入报导,产生“负面”和“示范”效应。罪犯采取这种自杀式的侵害方式就是向社会传达一个信息,“希望所有人都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而媒体的“深度发掘”恰恰将公众视线引导到了作案人“主观认定的元凶身上”,客观上帮助作案人扩大他希望达到的“恐怖效应”。广泛报道“屠戮学生报复社会”容易成为一种传染,产生“示范”效应,引发新的报复社会的极端行为。

三、暴力侵害中小学、幼儿园在校生案件的防范措施和建议。

暴力侵害中小学、幼儿园在校生案件的相继发生,扰乱了社会秩序,引发了社会恐慌,危害性极大。必须认真思考预防此类案件的源头性、根本性、基础性对策,采取有效措施,大力消除个人极端暴力犯罪案件的苗头和隐患。

 ()公安机关要强化校园及周边治安防控,严打各类犯罪,确保校园及周边安全。一是加强社会面治安整治。以分、县(市)局为单位,组织治安、经文保、消防、交警、派出所,会同教育主管部门,定期对辖区中小学、幼儿园及周边的治安状况进行检查,开展针对性整治治理,最大限度消除隐患。二是严打侵害师生安全的违法犯罪。按照“优先受理、优先出警、优先立案、优先查处”的原则,落实专人负责,一包到底,及时消除不良影响。三是加强校园周边动态巡逻防控。结合“全时流动警务”工作,将中小学校园及周边地区纳入每日巡逻区域的必巡点、必停点,尤其是在我市各中小学校上下学及晚自习时段重点加强校园及周边地区巡逻,进一步强化对学校及周边的治安防控。四是严密管控重点人员。对邪教顽固分子、易肇事肇祸的精神病人、有极端暴力倾向的治安危险人员和扬言铤而走险的上访老户,要全部纳入视线,与相关部门建立相互配合联动的稳控工作机制,防止危害公共安全。五是深入开展社区民警进校园活动,有条件的派出所要尽快组织在校园内部建立警务工作室和治安岗亭。

 ()教育主管部门要完善校园保卫制度,堵塞防范漏洞,切实维护中小学安全稳定。一是加强学校门卫防范工作。严格落实外来人员准入登记制度,防止来历不明人员进入校内,既要“看好门”,又要“护好人”。二是配合公安机关迅速落实校园安全防范各项工作。严格贯彻落实《内保条例》,强化校内人防、物防、技防建设,聘用专业保安力量,扩大技防、物防覆盖面,提高安全系数。三是开展应急处突演练。进一步完善细化各项处突方案、预案,充分设想可能出现的情况,组织开展“防冲闯、防侵害、防劫持、防破坏”演练,切实提高师生自我保护和防范处置能力。

()社会各界要齐抓共管,形成工作合力,努力营造全社会共同维护校园安全的和谐氛围。暴力侵害中小学、幼儿园在校生案件的发生是一种偶发现象也是各类社会矛盾沉淀、叠加、酝酿的集中体现。避免此类问题的发生,不仅需要教育部门和公安部门的综合治理,更需要社会各界的共同努力。建议由党委政府牵头组织,深入调研、科学统筹、统一部署,切实加大校园安保经费投入,指导综治、公安、教育、媒体等各方面力量及社会各界共同开展工作,实现中小学、幼儿园安全和社会稳定、长治久安。

 

复制链接地址 打印这篇文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