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文保部门十一种刑事案件的管辖与相关法律规定

2012-03-28         签收情况:点击查看

一、经文保部门刑事案件管辖的规定

根据市局济公法(2009)10号《济南市公安局关于对部分刑事案件管辖分工进行调整的意见》的规定,自2009年11月1日起,对发生在一、二级治安重点单位内的涉及生产、经营企业的重大责任事故案 、重大劳动安全事故案 、工程重大安全事故案 、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案、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案、强迫职工劳动案、破坏生产经营案、故意提供不合格武器装备、军事设施案、过失提供不合格武器装备、军事设施案、非法生产、买卖军用标志案、战时拒绝、故意延误军事订货案等11种案件由经文保支队管辖。

1、重大责任事故案(第134条);

2、重大劳动安全事故案(第135条);

3、工程重大安全事故案(第137条);

4、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案(第138条);

5、强迫职工劳动案(第244条);

6.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案(146条)

7.破坏生产经营案(276条)、

8.故意提供不合格武器装备、军事设施案、(370条)

9过失提供不合格武器装备、军事设施案(370条)、

10.非法生产、买卖军用标志案、(375条)

11.战时拒绝、故意延误军事订货案(380条)

(说明:关于刑法第134条、第135条的罪名问题,刑法修正案六之前,刑法第134条为重大责任事故罪,刑法第135条为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刑法修正案六对上述二条进行了修改,关于罪名问题,目前没有专门的文件,但在07年2月28日最高法、最高检联合发布依法惩处危害矿山生产安全犯罪有关司法解释的新闻发布会上,根据最高检新闻发言人发言,刑法第134条的罪名是“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和“强令违章冒险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刑法第135条的罪名是“生产设施、条件重大安全事故罪”。)

一、发生在一、二级治安重点单位内的上述11种案件由市局经文保支队管辖。

二、发生在一、二级治安重点单位以外的上述11种案件由各分、县(市)局治安部门管辖。

三、鲍山分局仍按原管辖分工执行。

    一、二级治安重点单位今后予以调整的,另行通知。

二、重大责任事故犯罪案件的概述

1997年7月以前,重大责任事故案件由检察机关管辖,1997年1月1日实施的《刑事诉讼法》规定重大责任事故案件移交公安机关管辖。1998年11月公安部颁布实施的《刑事案件管辖分工规定》,规定公安机关正式接办重大责任事故案件。

(一)、重大责任事故犯罪刑法中过失造成事故的犯罪主要特征为犯罪主观方面为过失,犯罪主体一般为特殊主体,犯罪客观方面都以事故表现形式为犯罪结果,都是结果犯罪。 过失造成的事故犯罪以重大责任事故犯罪为主。重大责任事故犯罪有狭义和广义之分。狭义的重大责任事故犯罪是指原刑法第134条规定的内容,即通常所说的重大责任事故罪。广义的重大责任事故犯罪,观点不一,多数将刑法第134条至139条规定为“重大责任事故犯罪”或“重大责任事故的犯罪”,即第134条的重大责任事故罪(现在为“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和“强令违章冒险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第135条的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现在为“生产设施、条件重大安全事故罪”)、第136条的危险物品肇事罪、第137条的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第138条的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第139条的消防责任事故罪等六条罪名。 重大责任事故犯罪的构成与认定 一 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的构成与认定

(一) 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的概念刑法

第134条规定:在生产、作业中违反有关安全管理的规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恶劣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据此,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是指在生产、作业中因违反有关安全管理的规定,致使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行为。 (原刑法第134条规定:工厂、矿山、林场、建筑企业或者其他企业、事业单位的职工,由于不服管理、违反规章制度,或者强令工人违章冒险作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恶劣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据此,重大责任事故罪是指工厂、矿山、林场、建筑企业或者其他企业、事业单位的职工,由于不服管理、违反规章制度,或者强令工人违章冒险作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造成严重后果的行为。)

(二) 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的构成特征

1、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的主体。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的主体为特殊主体,即从事生产、作业的人员,包括对生产、作业负有组织、指挥或者管理职责的负责人、管理人员,以及直接从事生产、作业的人员。这一点是和原来重大责任事故罪的规定最大的区别,已取消了原来的“单位”和“职工”的规定,不论是什么性质的单位,只要是从事生产作业活动的所有性质的人员,都可构成本罪的主体,主体范围扩大了。

2、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的客体特征。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所侵犯的客体是生产安全。这种生产安全,既包括正常的生产、作业的安全,又表现为不特定的多数人的生命、健康的安全或者公私财产的安全。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行为是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行为,属于危害公共安全罪的范畴。

3、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的主观特征。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过失。这种过失,表现在对造成的后果没有预见,或者轻信可以避免。根据我国刑法理论,结合我国刑法规定,一行为人的罪过形式关键在于行为人对危害结果的态度,而不在于对行为本身的认识。就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而言,行为人对其所实施的违反安全管理规定的行为可能是出于过失,但也可能是出于故意,即“明知故犯”。在实践中,由于行为人“明知故犯”实施违规行为而导致事故发生的很多。需要强调的是,这里所说的“故意”或“明知故犯”并非就等同于故意犯罪意义上的“故意”。因为,这个“故意”是行为人对违规行为的故意,而不是对危害结果的故意,对违规行为的故意不等于是对危害结果的故意,尽管行为人可能明知其行为违规而仍坚持,但从主观心理态度上说,他是不希望也不放任重大安全事故这种危害结果的发生的。如果行为人确实既明知其违章行为可能导致危害结果的发生,仍基于某种原因出发而故意违规以至于放任危害结果的发生,那么这时其行为性质就发生了变化,这时就不再构成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而可能就是其他故意犯罪了。所以,在认定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的行为人的主观罪过形式时,要注意区分行为人对违规行为本身的态度和其对危害结果的态度,予以正确定性。

4、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的客观特征。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在生产和作业过程中违反安全管理规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了其他严重后果。

其特点是:

(1)、行为人必须具有违反安全管理规定的行为。违反安全管理规定,是造成事故的直接原因,也是构成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的前提条件。认定某人是否构成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首先应查明其是否有违反安全管理规定的行为,没有违反安全管理规定行为不构成犯罪,具有违反安全管理规定行为就可能构成犯罪。违反安全管理规定是指违反与安全生产和产品质量等有关的各种法律法规、规章制度。这些法律法规、规章制度既包括国家及有关部门颁发的有关安全生产的经济、行政法律法规,以及企业、事业单位及其上级管理机关、行业主管机关制定的反映安全生产客观规律并涉及工艺技术、生产操作、技术监督、劳动保护、安全管理等方面的规程、规则、章程、条例、办法和制度等,而且也包括那些虽无明文规定,但都反映了生产、科研、设计、施工中安全操作的客观规律和要求,长期为本行业职工所公认的行之有效的正确的操作习惯和惯例。这些习惯和惯例,虽然未经明文规定,但实践中大家一直是这样做的,而且实践证明这样做是符合实际的、行之有效的,只是由于某种原因,未将这些习惯和惯例条例化、规范化并且见诸文字,或上升为法律法规,但从安全生产的角度讲,这些习惯和惯例则是必须遵守的,否则就可能发生重大事故。由此可见,“安全管理规定”包括三个方面:一是国家颁发的法律法规的规定;二是企事业单位及其上级或行业主管机关所制定的规程、规则、章程;三是企事业单位及其行业中通行的行之有效的正确的习惯和惯例。 违反安全管理规定的行为,因行为人身份的不同、生产作业项目的不同、岗位的不同、职责的不同,会有不同的表现。有表现在不服从或不遵守安全管理规定的管理;有表现在不服从从事生产、作业指挥、管理人员有关安全方面的正确的安排和管理;有表现在违反劳动纪律、操作规程、安全规则;有表现在不听指挥、不遵守操作规程和工艺要求、盲目蛮干、擅离岗位;有表现在违背科学原理,对设计、配方等应予论证、检验而不进行论证、检验;有表现在生产安排或是与生产安排具有密切联系的日常管理不符合安全生产规定;等等。

(2)、行为人的行为必须发生在生产作业过程中并与生产作业有直接的联系。 构成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其违反安全管理规定的行为必须发生在从事生产、作业的过程中。“从事生产、作业过程”应当认为,从制定生产计划、进行生产设计到从事生产作业、进行施工直至生产任务完成,都属于生产作业过程的范围。在这个过程中,任何与生产、作业活动有关的行为违规,都可能构成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反之,与生产、作业活动无关的就不构成犯罪。(比如一工人在中午休息期间,去开行车玩玩(非行车工),结果将另一休息的工人撞死。这工人就不构成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只能构成过失致人死亡罪。)违规行为除了必须在从事生产、作业过程中之外,还必须与生产活动有直接联系。这包括,一是与生产活动本身有直接相关的违规,如生产、作业时违反操作规程等;二是对生产活动的安全起保障作用的行为违规,如不执行有关的劳动保护法规等。凡不是与生产活动本身密切相关的行为违规,不能构成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只有与生产、作业活动有直接联系的违规行为才能构成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就普通职工而言,虽然在生产过程中有违章行为,引起严重危害结果,但如果同其生产活动没有直接联系,只能以危害公共安全罪中的其他过失犯罪论处,而不构成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例如,工人徐某、王某担负一车间地板油漆工作,在脱漆过程中,徐某问王某这脱漆剂能否点着,王答可以的,徐就用纱布沾了点叫王某点点试试,王即掏出打火机点,结果发生火灾事故,造成重大损失。这个事故虽然发生在生产作业过程中,但与生产活动并无直接联系,其行为违反的是防火方面的普通安全常识,而不是安全生产方面的管理规定,所以应以失火罪论处,而不构成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就生产管理人员而言,其违章管理、违章指挥行为只有与生产有直接的联系,才可能构成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

(3)、行为人的行为必须引起了重大伤亡事故,造成严重后果。 刑法第134条明确规定,行为人的违规行为必须“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 才能构成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如果仅有违反安全管理规定的行为,但并未发生重大伤亡,造成严重后果,则不构成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 所谓“重大伤亡事故、其他严重后果、情节特别恶”,以前对“重大责任事故罪”的解释中,“重大伤亡”和“严重后果”是根据1989年11月30日最高人民检察院印发的《人民检察院直接受理的侵犯公民民主权利人身权利和渎职案件标准的规定》。“重大伤亡”是指致人死亡1人以上,致人重伤3人以上;“严重后果”,是指造成直接经济损失5万元以上的,以及经济损失虽不足规定数,但情节严重,使生产、工作等受到重大损害的。所谓“情节特别恶劣”,是指经常违反规章制度,屡教不改;明知没有安全保证,不听劝阻,强令工人违章冒险作业;发生过事故不引以为戒,仍继续蛮干;事故发生后不组织抢救,使危害结果蔓延扩大;为逃避责任,伪造现场、嫁祸于人;造成伤亡人数特别多;造成直接经济损失特别大等。 但这里要说明的是,在前面已经说过,自1997年检察院把重大责任事故罪的办理移交公安机关后,那个规定已作废了,而我们至今用的立案标准还是这个。2007年2月28日二高公布的《关于办理危害矿山生产安全刑事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第四条对“重大伤亡事故、其他严重后果、情节特别恶”有明确的解释,这个标准中最大的区别是直接经济损失(100万和300万),问题是该解释是针对发生在矿山的生产安全事故。这里还有点要强调的是,实践中,不能只看“重大人员伤亡”,而忽略了“严重后果”,没有重大人员伤亡,但造成了达到法律规定的严重后果的,就同样应该追究刑事责任。

(4)、行为人的违规行为必须与危害结果之间具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 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的客观方面,其行为人的违规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要有直接的必然的因果关系,这是行为人对事故后果负刑事责任的客观基础。虽然有违规行为和危害结果,但二者之间没有因果关系,即危害结果不是由违规行为而是由其他原因引起的,那么就不构成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的必然因果关系可以归纳为简单的和复杂的两种类型。 简单因果关系,是指单个人的违规行为导致危害结果的发生。这种情况下,不论行为人的违规行为一个还是几个,造成的危害结果是一个还是几个,行为人只有一个人,因果关系明确,责任认定简单,行为人就是危害结果的直接责任者,就是由这个行为人对危害结果负责任。 复杂因果关系,是指两个以上的行为人的违规行为导致危害结果的发生。这种情况下的责任认定就比较复杂和困难。在实践中就要认真加以分析,弄清、直接责任和间接责任、主要责任和次要责任。一般有以下四种情况: 第一,支配型。即一行为人的违规行为支配另一行为人的违规行为,共同引起危害结果的发生。那么,起支配作用的违规行为是危害结果发生的主要原因,行为人应负主要责任。 第二,并列型。即两个或两个以上行为人各自独立的违规行为,共同引起一个危害结果的发生。这种情况下,其行为人的行为是各自独立的,每个行为对危害结果具有同等的原因力。 第三,介入型。即前一行为人的违规行为造成某种危险状态,此后又介入另一个人的违规行为,引起一个危害结果的发生。在这种情况下,介入的违规行为是危害结果发生的直接的主要原因。因为只有前一违规行为,没有介入的违规行为,危害结果是不会或不一定发生的。当然,没有前面违规行为造成的危险状态,后一违规行为也不会引起危害结果。但从引起危害结果的直接作用上看,介入行为还是起了主要作用。 第四,多因多果型。即多个行为人的多个或多种违规行为共同造成了多种严重危害结果,这是一种最为复杂的类型。在这种情况下,应查明分清主要原因以及各种严重后果分别是由哪个原因造成的,从而再分别来确定主要责任者或行为人是否应负刑事责任。对于直接责任者为多人的,要分清大小、主次,主要是要追究其中责任大的主要责任人的责任。

(四)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的此罪与彼罪 1.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与玩忽职守罪的界限玩忽职守罪,是指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玩忽职守,严重不负责任,不履行或者不认真履行职责,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与玩忽职守罪,主观上都是过失犯罪,客观上都是造成严重后果。两罪的主要区别是:一是犯罪主体不同。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的主体是从事生产作业的人员,当然也可以是国家工作人员;玩忽职守罪的主体只能是国家工作人员。二是侵犯的客体不同。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侵犯的客体是厂矿企事业单位生产、作业方面的公共安全;玩忽职守罪侵犯的客体是国家机关正常的管理秩序。三是犯罪行为的具体表现不同。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是由于行为人在生产作业中违反安全管理规定的行为构成的;玩忽职守罪则是行为人马虎草率、疏忽大意、不履行或不正确履行应尽的职责。四是犯罪场合不同。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的犯罪行为是直接发生在生产、作业的过程中;玩忽职守罪的犯罪行为是发生在行政管理过程中。 2.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与交通肇事罪的界限交通肇事罪,是指违反交通运输法规,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致人重伤、死亡或者使公私财产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两罪的主要区别是:一是主体不同。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的主体是从事生产、作业的人员,当然也可能是交通运输人员;交通肇事罪的主体只是交通运输人员。二是事故发生的领域不同。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是发生在生产、作业过程中;交通肇事罪只能发生在交通运输的过程中。三是客观行为不尽相同。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违反的是有关安全生产方面的安全管理规定,侵犯的客体是有关生产方面的公共安全;交通肇事罪违反的是交通运输方面的规章制度,侵犯的客体是交通运输方面的公共安全。当两罪的犯罪主体、交通运输工具或事故发生的领域出现交叉的时侯,应着重注意事故是不是发生在特定的生产线上。发生在特定的生产线上的,应定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发生在交通运输线上的,则定交通肇事罪。例如,塔吊车、挖掘机、推土机等为转移工地行进在公路或人行道上发生的事故;厂矿企事业单位的职工,在厂矿企事业区域内的马路上为生产作业进行运输而发生的事故;交通运输人员在从事交通运输过程中途径厂矿企事业区域内发生的事故以及同厂异地为生产作业而在跨公路运输中发生的事故,均应认定交通事故。在以往的实践中,发生在特定的生产线上的交通工具造成的事故,当发现构不成交通肇事罪的,有的就以过失致人死亡或伤害罪来处理,这是错误的,应该按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来处理。 3.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与失火罪的界限失火罪,是指由于行为人的过失引起火灾,危害公共安全,造成严重后果的行为。两罪的主要区别是:一是犯罪的主体不同。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的主体是特殊主体;失火罪是一般主体。生产、作业人员既可以构成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的主体,也可以构成失火罪的主体。两者区别的关键在于造成事故的行为是否发生在生产作业过程中,是否与生产作业活动密切相关,是否违反安全生产有关的安全管理规定。如符合上述条件就构成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否则就构成失火罪。二是侵犯的客体不同。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侵犯的是安全生产;失火罪侵犯的是没有特定对象的公共安全。三是客观行为不同。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表现为违反安全生产管理的规定,而且必须发生在生产作业过程中,并与生产活动直接联系;失火罪表现为在日常生活中放弃应尽的义务和违反一般的常理、规则、规定以致酿成火灾,即使有些是发生在生产作业过程中,但违章行为也与生产作业活动没有直接联系。 4.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与消防责任事故罪的界限消防责任事故罪,是指违反消防管理法规,经消防监督机构通知采取改正措施而拒绝执行,造成严重后果的行为。

两罪的主要区别是:(1)犯罪主体不同。消防责任事故罪主体是特殊主体,主要包括单位负责人或者单位中负有防火责任的管理人员或者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主体也是特殊主体,主要是指从事生产作业的人员,其范围广于前者。(2)客观方面的表现不同。消防责任事故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单位的负责人或有关人员违反消防管理法规,经消防监督管理机构通知采取改正措施而拒绝执行,致使发生火灾事故;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违反安全生产管理的规定,而且必须发生在生产作业过程中,并与生产活动直接联系的行为。(3)违反的规章制度不同。消防责任事故罪的行为人违反的是消防管理法规,这些法规是由国务院及消防主管部制定的;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的行为人违反的是有关安全生产的管理规定规章制度,这些管理规定规章制度既包括国家、各级政府及其部门制定的有关安全生产方面的法律法规、规章制度,也包括生产单位根据行业特点和安全生产要求自行制定的。(4)导致事故的行为方式不同。消防责任事故罪的行为方式表现为纯正的不作为,即对消防监督机构采取改正措施的通知拒绝执行;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的行为方式通常都是作为的。(5)严重后果的表现形式不同。消防责任事故罪,火灾是严重后果的唯一表现形式;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除火灾外,还有爆炸、坍塌、中毒等其他严重后果的表现形式。

5.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与危险物品肇事罪的界限危险物品肇事罪,是指违反爆炸性、易燃性、放射性、毒害性、腐蚀性物品的管理规定,在生产、储存、运输、使用中发生重大事故,造成严重后果的行为。两罪的主要区别是:(1)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是在生产作业的过程中违反安全生产有关的安全管理规定;危险物品肇事罪所违反的是仅限于刑法第115条所列举的爆炸性、易燃性、放射性、毒害性、腐蚀性的管理规定。 (2)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是指在一切生产作业过程中发生的重大事故;危险物品肇事罪仅指在生产、储存、运输、使用上述危险物品时发生的重大事故。 在司法实践中:生产企业的职工在生产易燃、易爆等危险物品的过程中,既违反安全生产管理规定,也违反危险物品的管理规定,因而发生重大事故。这种情况属于法条竞合,就是一个行为既触犯了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的条文,也触犯了危险物品肇事罪的条文,按照特别法优于普通法的原则,应定违反危险物品肇事罪。案例: 承办该案的检察官介绍,该案由沙坪坝区公安分局侦查终结,以被告人段程伟涉嫌重大责任事故罪,于今年4月9日向沙区检察院移送审查起诉。据悉,身为家乐福沙坪坝店防损部经理助理的段程伟,在去年店庆期间,主要负责外围入口的安全保障工作。  

调查显示,家乐福店庆前曾制订应急预案:打开所有入口,对不牢固的防护栏加固,移开主入口有安全隐患的设施设备。去年11月10日,段程伟不顾应急预案中的这一规定,擅自在沙坪坝店三个店门(东门、中门和西门)的入口处摆放桌子,以控制人流。  

当日上午8时20分左右,大量购物市民涌入沙坪坝店东门。由于东门入口下行楼梯处放置了控制人流的桌子,仅留下一条狭窄通道,因此,购物心切的顾客便涌向狭窄通道,排在前排的顾客和桌子被一同挤倒,后面的人群踩踏上来,不少市民相继跌倒,踩踏惨剧由此发生。  

经鉴定,当日前来购物的孙某、杨某某、蔡某某被严重挤压致呼吸循环障碍,经抢救无效死亡,周某某等30多人不同程度受伤。  

据调查,事故发生当日上午7时许,防损部经理向学信在例行检查店内安全工作时,发现东门有桌子堵住入口,却没有提出并要求挪走。承办检察官认为,向学信作为店庆安全工作的全面负责人,发现存在安全隐患,却不及时提出纠正,应对此次踩踏事故承担刑事责任。因此,沙区检察院于今年7月8日决定,追诉被告人向学信。沙区检察院指控,段程伟、向学信身为家乐福沙坪坝店负责安全工作的责任人,违反安全管理规定,造成重大伤亡事故,情节特别恶劣,其行为均已触犯《刑法》,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充分,应当以重大责任事故罪追究刑事责任。 案例 被告人:聂某,男,38岁,公司电工。被告人聂某1990年随某省建筑公司第一建筑公司上海分公司来沪参加浦东建设。1992年1月,被告人聂某在负责敷设上海××学校学生宿舍楼工程施工现场临时动力电线时,严重违章作业,未按敷设地下动力线应选用电缆线和采用封闭金属管并要保护接零的操作规定,将通电为380伏交流电的胶合橡胶线穿人未做保护接零的金属保护管内,且未作封闭,直接埋设于仅7~10厘米深的地层处。同年4月在线路出现故障检修时,被告人聂某又违反电线接头应设在地面上接线盒内的规定,将电线接头仅用一般胶布包扎后直接放人未做密封措施的地下金属保护管内。同年7月2日12时40分许,因雨水渗入地下金属保护管内,使胶合线接头漏电,电流通过金属保护套与木工棚金属立柱之间的铁丝构成回路,致使民工孙某在收取晾在该铁丝上的床单时,上肢触及带电铁丝而昏厥,经送医院抢救无效而死亡。

二 强令违章冒险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

(一)强令违章冒险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的概念 刑法第134条第二款规定,强令他人违章冒险作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恶劣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 据此,所谓强令违章冒险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是指强令他人违章冒险作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行为。

(二)强令违章冒险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的构成特征 1、强令违章冒险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的主体强令违章冒险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的主体,是指对生产、作业负有组织、指挥或者管理职责的负责人、管理人员、实际控制人、投资人等人员。(下面的内容与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的有关内容相似) 2、强令违章冒险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的客体特征。强令违章冒险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所侵犯的客体是生产安全。这种生产安全,既包括正常的生产、作业的安全,又表现为不特定的多数人的生命、健康的安全或者共私财产的安全。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行为是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行为,属于危害公共安全罪的范畴。 3、强令违章冒险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的主观特征。强令违章冒险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过失。这种过失,表现在对造成的后果没有预见,或者轻信可以避免。根据我国刑法理论,结合我国刑法规定,一行为人的罪过形式关键在于行为人对危害结果的态度,而不在于对行为本身的认识。就强令违章冒险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而言,行为人对其所实施的违反安全管理规定的行为可能是出于过失,但更多可能是出于故意,即“明知故犯”。在实践中,由于行为人“明知故犯”实施违规行为而导致事故发生的很多。需要强调的是,这里所说的“故意”或“明知故犯”并非就等同于故意犯罪意义上的“故意”。因为,这个“故意”是行为人对违规行为的故意,而不是对危害结果的故意,对违规行为的故意不等于是对危害结果的故意,尽管行为人可能明知其行为违规而仍坚持,但从主观心理态度上说,他是不希望也不放任重大安全事故这种危害结果的发生的。如果行为人确实既明知其违章行为可能导致危害结果的发生,仍基于某种原因出发而故意违规以至于放任危害结果的发生,那么这时其行为性质就发生了变化,这时就不再构成强令违章冒险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而可能就是其他故意犯罪了。所以,在认定违章冒险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的行为人的主观罪过形式时,要注意区分行为人对违规行为本身的态度和其对危害结果的态度,予以正确定性。 4、强令违章冒险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的客观特征。强令违章冒险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在生产和作业过程中,违反安全管理规定,强令他人违章冒险作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了其他严重后果。

其特点是:

(1)、行为人必须具有强令他人违章冒险作业的行为。违反安全管理规定,强令他人违章冒险作业,是造成事故的直接原因,也是构成强令违章冒险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的前提条件。认定某人是否构成强令违章冒险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首先应查明其是否有违章冒险作业的行为,没有强令违章冒险作业行为不构成本罪,或者就可能构成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违章是指违反与安全生产和产品质量等有关的法律法规、规章制度。这和上面是一样的(这些法律法规、规章制度既包括国家及有关部门颁发的有关安全生产的经济、行政法律法规,以及企业、事业单位及其上级管理机关、行业主管机关制定的反映安全生产客观规律并涉及工艺技术、生产操作、技术监督、劳动保护、安全管理等方面的规程、规则、章程、条例、办法和制度等,而且也包括那些虽无明文规定,但都反映了生产、科研、设计、施工中安全操作的客观规律和要求,长期为本行业职工所公认的行之有效的正确的操作习惯和惯例。这些习惯和惯例,虽然未经明文规定,但实践中大家一直是这样做的,而且实践证明这样做是符合实际的、行之有效的,只是由于某种原因,未将这些习惯和惯例条例化、规范化并且见诸文字,或上升为法律法规,但从安全生产的角度讲,这些习惯和惯例则是必须遵守的,否则就可能发生重大事故)。 强令违章冒险作业。凡是强令工人实施违反规章制度作业的行为,就是强令工人违章冒险作业的行为。强令工人违章冒险作业,一般是指生产组织、指挥、管理人员,当然也包括一些实际控制人和投资人(这主要是指一些如矿山、企业),在生产作业过程中,采取强迫命令的方式指使工人违章冒险作业的行为。这是一般意义上的“强令”,即强迫者利用自己的职权迫使被强迫者服从命令,如果强迫者的命令明显是不正确的、违反规章制度的,那么在这种情形下发生重大责任事故的应当追究生产组织、指挥、管理人员的责任,而工人则在实践中一般不追究责任,因为他是被强迫的。当然,如果强迫者的命令是正确的、符合规章制度的,但工人没有按强迫者的命令操作、实施而发生重大事故的,则是工人不服管理、违反规章制度,理应追究工人的责任,而组织、指挥、管理人员不一定追究责任。 那么生产组织、指挥、管理人员不是强令而是一般地指派工人生产作业呢?在实践中有这么二种情形需要认真分析把握。一是生产组织、指挥、管理人员一般地指派工人在违反安全规定或不具备安全条件的情况下作业,没有任何威胁的言辞或行为,造成重大事故的,一般应以刑法第134条第一款生产、作业安全重大事故罪或第135条生产设施、条件重大安全事故罪追究违章组织、指挥、管理者的刑事责任。因为,事故是在生产组织、指挥、管理者的违章指派作业情况下发生的,生产组织、指挥、管理人员指派工人违章冒险作业与事故之间具有直接的必然的因果关系。二是工人在生产组织、指挥、管理人员的一般指派或指挥下(不是强令)违章冒险作业,造成重大事故的,如果工人明知这个指派或指挥是违章的,仍执行并违章作业的,一般也仍应追究工人的刑事责任。因为不论是生产组织、指挥、管理人员也好,还是工人也好,都应当严格遵守规章制度,并应互相监督、共同遵守。工人在明知命令违章而盲目地一味地服从,本身就是违反规章制度,因而必然是错误的。

(2)、行为人的行为必须发生在生产作业过程中并与生产作业有直接的联系。 构成强令违章冒险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其违反安全管理规定的行为必须发生在从事生产、作业的过程中。(这和第一款是一样的,“从事生产、作业过程”应当认为,从制定生产计划、进行生产设计到从事生产作业、进行施工直至生产任务完成,都属于生产作业过程的范围。)强令违章冒险作业行为除了必须在从事生产、作业过程中之外,还必须与生产活动有直接联系。只有与生产、作业活动有直接联系的强令违章冒险作业行为才能构成强令违章冒险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

(3)、行为人的行为必须引起了重大伤亡事故,造成严重后果。 刑法第134条第二款明确规定,强令违章冒险作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 才能构成强令违章冒险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如果没有发生重大伤亡,造成严重后果的,则不构成犯罪。

(4)、行为人的违规行为必须与危害结果之间具有刑法上的因果关系。强令违章冒险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的客观方面,其行为人的强令违章冒险作业行为与危害结果之间要有直接的必然的因果关系,这是行为人对事故后果负刑事责任的客观基础。虽然有强令违章冒险作业行为和危害结果,但二者之间没有因果关系,即危害结果不是由强令违章冒险作业行为而是由其他原因引起的,那么就不构成强令违章冒险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

三 生产设施、条件重大安全事故罪的构成与认定

(一) 生产设施、条件重大安全事故罪的概念 ( 原刑法第135条规定,工厂、矿山、林场、建筑企业或者其他企业、事业单位的劳动安全设施不符合国家规定,经有关部门或者单位职工提出后,对事故隐患仍不采取措,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对直接责任人员,初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恶劣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据此,所谓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罪,是指用人单位中对排除事故隐患,防止事故发生负有职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对事故隐患不及时采取有效措施,致使发生重大事故,造成劳动者生命和财产损失的行为。)修改后的刑法第135条为:安全生产设施或者安全生产条件不符合国家规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对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恶劣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据此,生产设施、条件重大安全事故罪,是指安全生产设施或者安全生产条件不符合国家规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行为。

(二)生产设施、条件重大安全事故罪的构成特征 1、生产设施、条件重大安全事故罪的主体特征生产设施、条件重大安全事故罪的主体,是指对安全生产设施或者安全生产条件不符合国家规定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包括对安全生产设施或者安全生产条件负有直接责任的生产经营单位负责人、管理人员、实际控制人、投资人,以及对安全生产设施或者安全生产条件负有管理、维护职责的人员。 2、生产设施、条件重大安全事故罪侵犯的客体特征生产设施、条件重大安全事故罪侵犯的客体,是劳动安全,及劳动者的生命、健康和重大公私财产的安全。 3、生产设施、条件重大安全事故罪的客体特征生产设施、条件重大安全事故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安全生产设施或者安全生产条件不符合国家规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行为。所谓“安全生产设施”,是指为了防止和消除在生产过程中的伤亡事故,防止生产设备遭到破坏,用于保障劳动者安全的技术设备、安全设施和各种保护用品。主要由:一是防护装置,即用屏护方法使人体与生产中危险部分相隔离的装置;二是保险装置,即能自动消除生产中由于设备事故和部件损坏而引起的人身事故危险的装置;三是信号装置,即警告信号、预防危险的装置;四是危险牌示和设别标志,即危险告示标志和借助醒目颜色或图形判断是否安全的标志,等等。安全生产设施必须符合国家规定,即符合国家机关、生产主管部门制定颁布的一系列保障安全生产、保护劳动者人身安全和合法权益的法律、法规和规章制度中规定的标准。所谓“安全生产条件”,是指符合国家规定的,在生产过程中能满足生产的安全需要,避免导致人员伤害或财产损失的生产系统、生产作业环境、生产设备和设施,以及与生产相适应的管理组织、管理制度、责任制度、技术措施等等。例如《安全生产法》第19条规定:“矿山、建筑施工单位和危险物品的生产、经营、储存单位,应当设置安全生产管理机构或者配备专职安全生产管理人员。”《劳动法》第52条、53条、54条规定了用人单位必须符合相应的劳动安全卫生条件。《建筑法》第8条规定了建筑单位申请领取施工许可证的条件,等等。安全生产条件必须符合国家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家标准或行业标准。所谓“重大伤亡事故”、“其他严重后果”“情节特别恶劣“,同刑法第134条规定。 4、生产设施、条件重大安全事故罪的主观特征生产设施、条件重大安全事故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过失。这是就本罪发生的严重后果而言的。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有的是片面追求经济效益,不肯在劳动安全和劳动卫生方面进行投入;有的是工作不负责任,疏忽怠惰;有的是心存侥幸心理;无论属于哪一种心理哪一种情况,都不影响构成本罪。

(三) 生产设施、条件重大安全事故罪的此罪与彼罪 1.生产设施、条件重大安全事故罪与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的区别(1)、犯罪主体不同。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的主体是从事生产、作业的人员,包括对生产、作业负有组织、指挥或者管理职责的负责人、管理人员,以及直接从事生产、作业的人员。生产设施、条件重大安全事故罪的主体是指对安全生产设施或者安全生产条件不符合国家规定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包括对安全生产设施或者安全生产条件负有直接责任的生产经营单位负责人、管理人员、实际控制人、投资人,以及对安全生产设施或者安全生产条件负有管理、维护职责的人员。(2)、客观方面的表现行式不同。生产设施、条件重大安全事故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安全生产设施或者安全生产条件不符合国家规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它主要体现在安全生产设施或者安全生产条件的设置具备上。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在生产和作业过程中违反安全管理规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了其他严重后果。它主要体现在生产和作业过程中的实际操作上。 2.生产设施、条件重大安全事故罪与玩忽职守罪的区别玩忽职守罪,是指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玩忽职守,严重不负责任,不履行或者不认真履行职责,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行为。 两罪的主要区别是:(1)、犯罪客体不同。 生产设施、条件重大安全事故罪侵犯的客体是劳动安全,即劳动者的生命、健康和公私财产的安全,属于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玩忽职守罪侵犯的客体是国家机关的正常管理活动,属于渎职犯罪。(2)、犯罪客观方面的具体表现不同。生产设施、条件重大安全事故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安全生产设施或者安全生产条件不符合国家规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玩忽职守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在执行行政管理职能的职务活动中,玩忽职守,严重不负责任,不履行或者不认真履行职责,致使公共财产、国家和人民利益遭受重大损失。(3)、犯罪主体不同。生产设施、条件重大安全事故罪的主体是指对安全生产设施或者安全生产条件不符合国家规定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包括对安全生产设施或者安全生产条件负有直接责任的生产经营单位负责人、管理人员、实际控制人、投资人,以及对安全生产设施或者安全生产条件负有管理、维护职责的人员。玩忽职守罪的主体只能是国家工作人员。 3.生产设施、条件重大安全事故罪与消防责任事故罪的区别消防责任事故罪,是指违反消防管理法规,经消防监督机构通知采取改正措施而拒绝执行,造成严重后果的行为。

两罪的主要区别是:(1)、犯罪的主体不同。生产设施、条件重大安全事故罪的主体是指对安全生产设施或者安全生产条件不符合国家规定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包括对安全生产设施或者安全生产条件负有直接责任的生产经营单位负责人、管理人员、实际控制人、投资人,以及对安全生产设施或者安全生产条件负有管理、维护职责的人员;消防责任事故罪主体为企事业单位负责人、负有防火义务的管理人员或者其他直接责任人员。(2)、客观方面的表现不同。生产设施、条件重大安全事故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安全生产设施或者安全生产条件不符合国家规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故消防责任事故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单位的负责人或有关人员违反消防管理法规,经消防监督管理机构通知采取改正措施而拒绝执行,致使发生火灾事故。(3)、违反的规章制度不同。 生产设施、条件重大安全事故罪违反的是有关具备符合劳动、生产安全条件的法律法规规定;消防责任事故罪违反的是消防管理法规。(4)、事故的表现形式不同。 生产设施、条件重大安全事故罪的事故表现形式可以是火灾,也可以是火灾以外的其他表现形式;消防责任事故罪的事故表现形式只能是火灾。

四、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的构成与认定

(一)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的概念《刑法》第137条规定:建设单位、设计单位、施工单位、工程监理单位违反国家规定,降低工程质量标准,造成重大安全事故的,对直接责任人员,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后果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 据此,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是指建设单位、设计单位、施工单位、工程监理单位违反国家规定,降低工程质量标准,造成重大安全事故的行为。

(二)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的构成特征 1、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侵犯的客体是人民的财产和生命安全以及国家的建筑管理制度。 2、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违反国家规定,降低工程质量标准,造成重大安全事故的行为。本罪在客观方面必须具备以下特点:(1)建设单位、设计单位、施工单位、工程监理单位必须违反国家规定,破坏国家对建筑工程质量的监督管理制度。违法国家规定而造成严重后果,是本罪的本质特征。所谓“违反国家规定”是指违反国家有关建筑工程质量监督管理方面的法律法规。(2)建设单位、设计单位、施工单位、工程监理单位必须实施了降低工程质量标准的行为。降低工程质量标准的行为具体包括:一是建筑单位,违反规定,要求设计单位或施工单位压缩工程造价、增加建房层数、降低工程质量或者提供不合格的建筑材料、构配件和设备强迫施工单位使用,从而造成工程质量下降。二是设计单位,不按建筑工程质量标准进行设计,造成工程质量事故。三是施工单位,违反规定,在施工中偷工减料,故意使用不合格的建筑材料、构配件和设备,或者不按照设计图纸施工,或者不按施工技术标准施工,致使发生重大质量安全事故。四是工程监理单位,违反国家规定,不认真履行职责,对工程质量不严格把关的或者对发现的建筑工程质量安全事故隐患不及时指出、不采取防范措施,严重失职,致使发生重大质量安全事故。上述违规行为,是造成建筑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的根本原因。(3)建设单位、设计单位、施工单位、工程监理单位违反国家规定,降低工程质量标准的行为必须造成重大安全事故。所谓“重大安全事故”,根据建设部《工程建设重大事故报告和调查程序规定》第2条的规定,是指在工程建设过程中由于责任过失造成工程倒塌或报废、机械设备损坏和安全设施失当造成人身伤亡或者重大经济损失的事故。这是构成本罪的重要条件。(4)建设单位、设计单位、施工单位、工程监理单位违反国家规定,降低工程质量标准的行为,与重大安全事故之间必须存在刑法上的因果关系。即重大安全事故必须是由建设单位、设计单位、施工单位、工程监理单位违反国家规定,降低工程质量标准的行为所引起的。 3、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的主体是特殊主体,即建设单位、设计单位、施工单位、工程监理单位。所谓“建设单位”,是指以营利为目的,专门从事房地产开发和经营的企业或者经国家有关部门审批,具有工程建设者的资格,能支付工程价款的其他单位;“设计单位”是指专门承担勘察设计任务的勘察设计单位以及其他承担勘察设计任务的勘察设计单位;“施工单位”是指从事土木建筑、线路管道、设备安装和建筑装饰装修等工程新建、扩建、改建活动的建筑企业,其中包括工程施工总承包企业、施工承包企业;“工程监理单位”是指依法对工程质量进行监督管理的单位。非上述单位不能成为本罪的主体。本罪是单位犯罪,但刑法上只处罚直接责任人员。 4、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过失。可以是出于疏忽大意的过失,也可以是过于自信的过失。这里所说的过失,是指行为人对其所造成的危害结果的心理状态而言。但是,对行为人违反国家规定来说,有时却是明知故犯的。因为行为人对国家的规定应该是明知的,应当预见到可能发生严重后果,但因疏忽大意而没有预见,或者已经预见到会发生某种严重后果,但轻信能够避免,以致发生了严重后果。

(三)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的罪与非罪、此罪与彼罪 1.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与一般性安全事故的界限两者的区分关键在于是否造成了重大安全事故。如果虽然违反了国家规定,但没有造成重大安全事故的,则不构成犯罪,只能作为一般违法行为处理,或对直接责任人员予以行政处罚,或按有关建设工程合同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2.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与自然事故的区分自然事故是指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不能抗拒的自然原因造成的事故。如地震、火灾等引起的房屋坍塌造成人员伤亡或经济损失等等。但是如果建设单位、设计单位、施工单位、工程监理单位违反国家规定,降低工程质量标准的行为与自然事故相竟合的话,就不是单纯的自然事故了,可能或应该构成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 3.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与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的界限两罪的主要区别是:(1)主体不同。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的主体是特殊主体,即建设单位、设计单位、施工单位、工程监理单位;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的主体是从事生产、作业的人员,包括对生产、作业负有组织、指挥或者管理职责的负责人、管理人员,以及直接从事生产、作业的人员。(2)客观方面表现不同。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违反国家规定,降低工程质量标准,造成重大安全事故的行为;生产、作业重大安全事故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在生产和作业过程中违反安全管理规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了其他严重后果。 4.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与生产设施、条件重大安全事故罪的界限两罪的主要区别是:(1)主体不同。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的主体是特殊主体,即建设单位、设计单位、施工单位、工程监理单位;生产设施、条件重大安全事故罪的主体是指对安全生产设施或者安全生产条件不符合国家规定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包括对安全生产设施或者安全生产条件负有直接责任的生产经营单位负责人、管理人员、实际控制人、投资人,以及对安全生产设施或者安全生产条件负有管理、维护职责的人员。 (2)客观方面表现不同。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违反国家规定,降低工程质量标准,造成重大安全事故的行为;生产设施、条件重大安全事故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安全生产设施或者安全生产条件不符合国家规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或者造成其他严重后果。

五、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的构成与认定

(一)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的概念《刑法》第138条规定,明知校舍或者教育教学设施有危险,而不采取措施或者不及时报告,致使发生重大伤亡事故的,对直接责任人员,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后果特变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据此,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是指明知校舍或者教育教学设施有危险,而不采取措施或者不及时报告,致使发生重大伤亡事故的行为。

(二)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的构成特征 1、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的主体为特殊主体,即对校舍或者教育教学设施负有维护义务的直接人员。主要是学校领导、负责学校后勤维修工作的职工。 2、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侵犯的客体是公共安全和教育管理秩序。校舍或其他教育教学设施是实施教育教学的主要场所和基本条件,一旦发生危险,就会使公共财产或教师、员工、学生的人身安全受到损害,危及正常的教学管理秩序。 3、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过失。可以是出于疏忽大意的过失,也可以是过于自信的过失。这里所说的过失,是指行为人对其所造成的危害结果的心理状态而言。但是,对行为人不采取措施或不及时报告的行为来说,有时却是明知故犯的。行为人明知校舍或者教育教学设施有危险,但却未想到会因此立即产生严重后果,或者轻信能够避免,以致发生了严重后果。 4、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不采取措施或者不及时报告,致使发生重大伤亡事故的行为。其在客观方面有以下特点:(1)行为人必须明知校舍或教育教学设施有危险。这是构成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的前提条件。“校舍”,是指各类学校及其他区教育机构的教师、教学楼、行政办公室、宿舍、图书阅览室、公共厕所等;“教育教学设施”,是指用于教育教学的各类设施、设备,如实验室及设施设备、体育活动场地及器械等。(2)行为人在明知校舍或教育教学设施有危险的情况下,不采取措施或者不及时报告。这就是指行为人知道或应当知道校舍或者教育教学设施有倒塌或者发生人身伤害事故的危险、隐患,不履行自己应当履行的职责,采取有效措施,防止事故的发生。“不采取措施”是指行为人在有能力排除危险的情况下,不履行自己应当履行的保障校舍或者教育教学设施安全的职责,不采取有效措施防止事故的发生。“不采取措施”的行为主要包括:一是行为人明知校舍或者教育教学设施有危险,却对危险视而不见,不采取措施排除危险;二是虽然对危险采取了一些措施,但这些措施并没有真正落实,不足于排除危险;三是这些措施虽然得到落实,但是这些措施不得力,不足于消除既存危险。具体表现形式是多种多样的,例如各级人民政府中分管教育的领导和教育行政部门的领导:对学校的危房情况漠不关心,应当投入危房维修资金但不及时投入,或者虽然知道危房情况,不及时组织、协调各方面的力量进行维修、改造;学校校长或分管教学设施的副校长:对校舍或者教育教学设施的情况从不过问,不经常进行检查,或者发现问题不及时采取措施,对已经确定为危房的校舍仍然使用,对有严重隐患的,不安排人员进行加固处理,对学校解决不了的不及时报告当地政府和教育行政部门;学校教师:对出现的险情不及时报告,对有危险的教育设备、仪器、器械不及时更换,发生危险时,不及时组织学生撤离;有关维修人员:不按自己职责对校舍等进行正常检查、维修或者对应该立即维修的危房拖延时间不立即采取维修措施等。“不及时报告”是指行为人在没有能力排除危险的情况下,不及时向当地人民政府、教育行政部门或者学校领导报告校舍、教育教学设施存在的危险,以致延误了上级部门采取措施的时机,致使发生重大伤亡事故。如果行为人在嫩藕采取措施的情况下采取了有力措施,排除了危险,则不构成犯罪;如果行为人在不能采取措施的情况下,向上级及时报告了该危险情况,即使发生重大伤亡事故,行为人也不构成犯罪;如果上级领导或部门在接到行为人的报告之后,不采取措施排除危险,造成重大伤亡事故的,则应追究上级领导的责任;如果行为人在不能排除危险的情况下,虽然向上级报告了危险情况,但不是及时报告,以致延误了上级单位和领导采取措施,导致发生重大伤亡事故,行为人的行为则构成本罪;如果行为人在能够采取措施排除危险的情况下,不采取措施,却报告上级主管部门,但仍发生重大伤亡事故的行为人也应构成本罪,因为行为人嫩藕采取措施而不采取措施,只是消极地向上级主管部门报告,以致延误时机,致使了事故发生。(3)必须发生重大伤亡事故,造成严重后果。这是构成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的结果条件。(4)不采取措施或者不及时报告与严重后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即严重后果是由于不采取措施或者不及时报告的行为引起的,没有因果关系就不构成犯罪。

(三)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的罪与非罪、此罪与彼罪 1.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与一般教育设施安全事故的区分两者区别的关键在于是否发生重大伤亡事故。如果构成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必须发生重大伤亡事故;只发生一般伤亡事故,则不成立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只能以一般教育设施安全事故处理。 2.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与自然事故的区分如果是地震、水灾等自然灾害引起的校舍、教育教学设施发生危险并造成重大伤亡事故的属自然事故,不构成犯罪。但是,如果行为人明知校舍、教育教学设施本身存在危险,而不采取措施或者不及时报告的行为与自然事故向竞合,要认真区分两种原因在事故中作用成分的大小,如果人为原因起决定作用的,则构成本罪;反之,则属自然事故。 3.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与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的区分

两罪的主要区别是:(1)犯罪主体不同。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的主体为对校舍或者教育教学设施负有维护义务的直接人员,主要是学校领导、负责学校后勤维修工作的职工;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的主体是特殊主体,即建设单位、设计单位、施工单位、工程监理单位。(2)造成严重事故的原因不同。教育设施重大安全事故罪重重大伤亡事故的发生是由于行为人对自己明知的校舍或教育教学设施存在危险,不采取措施或者不及时报告,以致贻误战机,致使发生重大伤亡事故;工程重大安全事故罪中的重大安全事故发生的原因是建设单位、设计单位、施工单位、工程监理单位,违反国家规定,降低工程质量标准造成的。 六、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刑法释义 第一百四十六条 【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生产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电器、压力容器、易燃易爆产品或者其他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产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以上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产品,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后果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 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   

一、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概念及其构成   

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是指生产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电器、压力容器、易燃易爆产品或者其他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产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以上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产品,造成严重后果的行为。   

(一)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客体要件   

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的客体为双重客体,即国家对生产、销售电器、压力容器、易燃易爆产品等的安全监督管理制度和公民的健康权、生命权。电器、压力容器、易燃易爆产品等必须达到安全标准,否则可能危及人身健康和人身、财产安全。为此,《产品质量法》第8条规定:“可能危及人身健康和人身、财产安全的工业产品,必须符合保障人体健康,人身、财产安全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未制定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必须符合保障人体健康、人身、财产安全的要求。”国家还通过其他法律法规等规定了这些产品的国家标准和行业标准以及监督抽查的管理制度和生产、销售许可证制度。凡生产、销售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标准的产品,即侵犯了国家对这类产品的监督管理制度。这类产品若不符合质量标准,往往会危及人身安全、造成重大财产损失等危害后果。   

(二)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客观要件   

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的客观方面表现为生产或者销售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电器、压力容器、易燃易爆产品或者其他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产品,并且造成严重后果的行为。   

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的犯罪对象是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电器、压力容器、易燃易爆产品或者其他产品。   

1、所谓电器,是指各种电讯、电力器材和家用电器,如电线、电缆、电热器、电饭锅、电视机、收录机、音响组合、录像机、电冰箱、洗衣机、空调器、电风扇等。   

2、所谓压力容器,是指储存高压物品的容器、如高压锅、压力机、氧气瓶、压力洗衣机等。   

3、所谓易燃易爆产品,是指容易引起燃烧或者爆炸的物品,为锅炉、闸门、发电机、煤气制造系统的煤气发生炉、煤气罐、炸药(包括黄色炸药、黑色炸药和化学炸药)等。   

4、其他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产品,是指除上述电器、压力容器、易燃易爆产品以外的产品,如汽化油炉、汽水瓶、啤酒瓶等。这些产品都具有共同特点,即危险性、危害性、破坏性强,一旦发生事故,对人们的生命、健康及财产安全可能造成极大损失。正因为如此,国家对这类产品制定了严格的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而不仅仅是一般的质量标准。   

这些产品是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产品。所谓国家标准、行业标准,是指国家或者某一行业的主管部门围绕保障人身、财产安全而就某一类产品的质量所规定的具体指标,该标准因产品的不同而不同。   

所谓国家标准又称强制标准,是指具有全国性意义的统一技术标准。其必须由国务院有关主管部门(或专业标准化技术委员会)提出草案,根据不同专业的标准,分别由有关部门审批和发布。就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而言,产品均属工业产品及军民通用产品,因此,应当报国家标准总局审批和发布;特别重大的,则报国务院审批。所谓行业标准,又叫部门标准或推荐标准或专业标准,是指全国性的各专业范围内的统一技术标准。其由国务院所属各主管部门组织制订、审批和发布,并报送国家标准总局备案。如果生产、销售的是没有有关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国家标准或行业标准的一般性带有燃爆性质的产品,即只有企业标准的产品,就不构成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但这并不排除其行为可能构成他罪,如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等。   

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为结果犯,其不仅要求有生产、销售上述不符合标准的产品的行为,而且还必须造成严重后果才可构成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如果仅是具有上述行为,而没有严重的后果,即没有造成危害结果,或虽有危害结果但不是严重的危害结果,也不能构成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构成犯罪也是他罪。根据本法第149条规定,生产、销售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上述产品,如不构成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但销售金额在5万元以上的,即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如果构成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根据其销售金额,又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的,则按该条规定的法条竞合的处罚原则即重法优于轻法原则,依照处刑较重的罪定罪量刑。   

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属选择性罪名,实施生产或者销售行为之一的,均可构成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生产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的,定生产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的,定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既生产又销售的,定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不实行数罪并罚。   

(三)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主体要件   

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的主体要件为一般主体,即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任何人均可构成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依本节第150条之规定,单位也能构成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的主体。   

(四)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主观要件  

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是故意犯罪。这种故意在生产环节上表现为,对所生产的电器、压力容器等产品是否符合标准采取放任的态度,或者明知所生产的产品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有关标准而仍然继续生产的;在销售环节上表现为,明知所销售的产品不符合标准而仍然予以出售的。过失行为不能构成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如虽然严格要求了产品质量,但因为某一疏忽行为而导致出现了不合格产品的,或者销售了不明知是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的等等。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的犯罪目的,一般来说只能是为了谋取经济利益。必须指的是、造成严重后果不是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行为人之主观追求,更非犯罪目的,但行为人对可能发生的危害后果,基本上是处于放任的主观心态。假设行为人的主观目的是为了造成某种严重后果,则构成一种性质的更为严重的犯罪。   

二、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认定   

(一)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与非罪的界限   

依本条之规定,生产、销售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电器、压力容器、易燃易爆产品或者其他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产品,造成严重后果的,才构成犯罪。此外,虽未造成严重后果、但销售金额在五万元以上的、应依照本法第149条之规定,按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定罪处罚。   

(二)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与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的界限   

两罪的主要区别:   

1、侵犯的客体不同。前者侵犯了国家对生产、销售电器、性力容器、易燃易爆产品等的安全监督管理制度和公民的健康权、生命权。后者则侵犯了国家产品质量监督管理制度和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2、犯罪对象不同。前者的犯罪对象是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电器、压力容器、易燃易爆产品或者其他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产品。而后者的范围很广泛。   

3、构成犯罪的标准不同。前者要求造成严重后果的,才构成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而后者则要求“销售金额在五万元以上”的才构成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   

根据本节第149条之规定,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不构成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但是销售金额在五万元以上的,依照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的规定处罚。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构成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同时又构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处罚。   

(三)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与玩忽职守罪的界限   

两罪区分的关键在于玩忽职守罪是过失犯罪,对所生产或销售的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不是明知而故意生产;而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则是故意犯罪,即明知所生产、销售的电器、压力容器、易燃易爆产品或者其他产品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而进行生产、销售。   

(四)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与放火罪(失火罪)、爆炸罪(过失爆炸罪)的界限   

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与放火罪、爆炸罪的区别在于: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没有致人伤亡或者财产损失的犯罪目的,而放火罪、爆炸罪则具有通过生产、销售伪劣商品的方式达到致人伤亡或财产损失的目的。   

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与失火罪、过失爆炸罪的区别在于:(1)主观方面不同。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是故意生产、销售不符合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产品,而失火罪或过失爆炸罪的主观方面是过失。(2)因果关系不同。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造成危害结果的原因不是因为行为本身,而是因为产品不符合标准,失火罪和过失爆炸罪造成危害结果的原因是行为本身,而不是因为产品不符合标准。   

三、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处罚   

犯本条所定之罪,依其情节承担如下处罚:   

1、生产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电器、压力容器、易燃易爆产品或者其他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产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以上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产品,造成严重后果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   

2、后果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百分之五十以上二倍以下罚金。   

3、单位犯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责任人员,依据本条规定处罚。案例: [事件回放]小商贩周建芳、吴本红因犯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日前被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法院一审分别判处有期徒刑2年和1年。这是北京首起因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而构成犯罪的刑事案件。 2004年5月至6月份,周建芳、吴本红在明知他们出售的漏电保护器为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的情况下,仍然在北京市盛宏达商品交易市场中心、西城区四环综合市场内出售。2004年6月27日,家住西城区的一居民购买了这种漏电保护器,并在当天使用时因漏电保护器未能起到断电保护的作用,造成触电死亡的严重后果。 [法律分析]现在很多批发市场的小商贩自以为贩卖伪劣产品最多不过是接受行政处罚或者赔些钱,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有关规定:违反国家产品质量法规,生产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电器、压力容器、易燃易爆产品或者其他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产品,或者销售明知是以上不符合保障人身、财产安全的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产品,造成严重后果的行为,构成生产、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    

本案中,周建芳、吴本红明知销售的漏电保护器不符合保障人身安全的国家标准而仍然予以销售,造成被害人死亡的严重后果的行为,既侵犯了国家对漏电保护器的安全监督管理制度,又侵犯了消费者的人身安全,均已构成销售不符合安全标准的产品罪,依法应予惩处。    

根据刑法第146、150条的规定,犯本罪,造成严重后果的,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50%以上2倍以下罚金;后果特别严重的,处5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销售金额50%以上2倍以下罚金。

七、强迫职工劳动罪

一、概念强迫职工劳动罪(刑法第244条),是指用人单位违反劳动管理法规以限制人身自由方法强迫职工劳动,情节严重的行为。

二、犯罪构成

(一)客体要件本罪侵犯的是复杂客体,既侵犯劳动者的人身自由,又侵犯国家劳动管理制度。劳动者作为公民的一个组成部分,其人身自由不受侵犯,已为我国宪法所明定。所谓人身自由是指公民不受非法逮捕、拘禁,不被非法剥夺限制自由以及非法搜查身体的自由权利。所谓国家劳动管理制度,主要是指《劳动法》及其系列配套规章的规定,依劳延长工作时间的,在保障劳动者身体健康的条件下延长工作时间每日不得超过3小时,但是每月不得超过36小时”的规定;第42条关于“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延长工作时间不受本法第41条规定的限制:(1)发生自然灾害、事故或者因其他原因威胁劳动者生命健康和财产安全,需要紧急处理的;(2)生产设备、交通运输线路、公共设施发生故障,影响生产和公众利益,必须及时抢修的;(3)法律、行政法规规定的其他情形”的规定等等。如果没有违反劳动管理法规,而是在法定的工作时间内依规不准职工擅自离开劳动、居住区域,不准外出,不准接触他人的,则就法拘禁罪,对之应当按照牵连犯的处罚原则,择一重罪处理。所谓强迫职工劳动,是指违背职工的意志,迫使其进行劳动。至于劳动是有偿的,还是无偿的,则不影响本罪成立。 3、本罪的构成以情节严重为必要。虽有违反劳动管理法规,以限制人身自由的方法强迫他人劳动的行为,但未达到情节严重的程度,亦不能以本罪论处。所谓情节严重,主要是指长时间无偿强迫他人劳动的;强迫多人无偿劳动的;因强迫劳动致使发生重大劳动安全事故的;采用暴力、胁迫、侮辱等手段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强迫劳动,情节恶劣的;等等。对于尚未造成严重后果经批评教业等都是企业。有学者将用人单位限定为法人,此与立法相违背。我国劳动法第2条将用人单位定为企业和个体经济组织。企业与企业法人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前者除包括企业法人外,还包括一些非法人企业,如不具备法人资格的合伙企业、乡镇企业,以及企业法人的分支机构等。企业法人以领取并持有“企业法人营业执照”为公示方法,而非法人企业以领取并持有《营业执照》。为公示方法,但无论持有《企业法人营业执照》还是持有“营业执照”,均为企业。 2、个体经济组织。所谓个体经济组织,是指一般雇工在7个以下的个体工商户。 3、为用人单位。用人单位犯本罪,由直接责任人员承担刑事责任。

(四)主观要件本罪在主观方面必须出于直接故意,即明知自己的行为违反劳动管理法规会产生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的危害后果,但仍决意为之。其目的则是为了强迫职工劳动。如果不是出于强迫职工劳动,而是为了其他诸如逼迫他人与己结婚、索付债务等目的,即便有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亦不能构成本罪。至于其动机,一般是为了贪利,追求经济利益,但也不排除可以出于其他动机,如报复、惩罚等。动机如何,不会影响本罪成立。

三、认罪与非法拘禁罪的界限用人单位的直接责任人员如果对职工采取剥夺人身自由的方法强迫劳动,应当以非法拘禁罪定罪处罚。

(三)本罪与虐待罪的界限 1、主体不同。本罪的主体是用人单位的直接责任人员。其与被强迫劳动的职工一般不存在家庭成员关系;而后者的主体则必须是与被害人共同生活并具有抚养或赡养关系的家庭成员。 2、主观的目的不同。本罪的目的一般是为了追求经济利益,通过强迫他人劳动以盘剥他人的剩余劳动价值;而后者则一般是出于折磨、摧残受害人的动机。 3、客观方面表现不数罪并罚。如果行为人以强迫劳动为目的,职工因人身自由受到限制不堪忍受而自杀,行为人对此结果有过失的,对行为人应按本法第232条的情节较重的过失致人死亡罪定罪处罚。此种情形可视为强迫职工劳动罪与过失致人死亡罪的想象竞合犯。 四、处罚犯本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

五、法条及司法解释 [刑法条文] 第二百四十四条用人单位违反劳动管理法规,以限制人身自由方法强迫职工劳动,情节严重的,对直接员处以十五日以下拘留、罚款或者警告;构成犯罪的,对责任人员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一)以暴力、威胁或者非法限制人身自由的手段强迫劳动的;(二)侮辱、体罚、殴打、非法搜查和拘禁劳动者的。 [说明] 一、本罪的主体只能是强迫职工劳动的直接责任人员。侵犯的对象是职工。侵犯的客体是职工的人身权利。客观方面表现为用人单位违反 劳动管理法规,以限制人身自由的方法强迫职工劳动的行为。该行为只有达到情节严重,才构成本罪。主观必须是直接故意。

二、本罪是新罪名,原刑法无此规定。 案例:一、被告人基本案情    

被告人俞红燕,女,23岁,系诸暨市次坞镇剧院歌舞厅转包经营人。        

被告人俞燕,女,26岁,系诸暨市次坞镇剧院歌舞厅转包经营人。    

被告人金可平,女,26岁,系诸暨市次坞镇剧院歌舞厅合伙经营人。  

二、主要案情  2000年4月25日,被告人俞红燕、俞燕、金可平共同租赁经营诸暨市次坞镇剧院歌舞厅,次日三被告人共同在浙江义乌一地下职业介绍所,化介绍费等780元费用招聘得三名服务员到舞厅做服务工作,其中二名系福建籍员、一名湖南籍员名舒霞(出生于1986年1月29日)。4月27日早上,二名福建籍员因故逃离,被告人俞红燕、俞燕、金可平为减少经济损失,防止舒霞亦逃走,商定对舒霞采用陪伴、陪住等措施,不让其单独活动,晚上睡觉时将房门反锁,迫使舒继续留在舞厅为他们工作。5月1日早上6时许,住宿在诸暨市次坞镇新街4幢1单元301室的舒霞乘陪伴其的被告人俞红燕、金可平熟睡之机,攀爬阳台至楼梯窗户意欲逃跑时坠地受伤,后住院治疗。经诸暨市公安局法医鉴定,被害人舒霞所受的人体损伤属轻伤(偏重)。   

三、分歧意见  

本案诸暨市公安局以强迫职工劳动罪移送我院审查起诉,在审查中,主要有以下三种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本案三被告人的行为构成强迫职工劳动罪。理由是:本案三被告人为减少经济损失,防止舒霞逃走,使其继续在所开舞厅服务,对舒霞采用陪伴、陪住等措施,不让其单独活动,晚上睡觉时将房门反锁限制了舒霞的人身自由,迫使舒留在舞厅为其工作,违背了舒霞的意志,舒霞为逃避控制,乘被告人俞红燕等熟睡之机,攀爬阳台至二楼窗户,在逃跑时坠地造成轻伤(偏重)的后果,属情节严重,对被告人俞红燕等应以强迫职工劳动罪定罪。  

第二种意见认为,本案三被告人的行为构成非法拘禁罪。主要理由是:非法拘禁罪是指故意以拘禁或者其他强制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本案三被告人对舒霞采用陪住、陪伴等措施是无形的拘禁方法,特别是晚上睡觉时将房门反锁,明显是以强制手段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使舒失去行动自由,主观上三被告人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后果并希望这种结果发生,侵犯的客体是公民的人身自由权利,被告人的行为符合非法拘禁罪的构成特征。   

第三种意见认为,三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犯罪。主要理由是:三被告人对舒采用陪伴、陪住等措施,不让其单独活动,也是事出有因,且并未限制其社会活动及交往,舒在陪同下仍可以外出购物,吃夜宵等,晚上睡觉将房门反锁,被告人俞红燕等也同睡在房内,尚不够限制剥夺舒的人身自由。本案情节轻微,被告人是在另二名服务员不告而别情况下才采取这种不得已的措施,受害人舒霞是在自己采用攀爬阳台至二楼楼梯窗户时,因方法不当才坠地受伤,造成这样的后果并非出于三被告人主观故意。  

四、评释意见  

我们同意第一种意见。俞红燕、俞燕、金可平的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44条的规定,构成强迫职工劳动罪。强迫职工劳动罪是指用人单位违反劳动管理法规,以限制人身自由方法强迫职工劳动,情节严重的行为。  

本罪的构成要件是:  

(一)、犯罪主体为特殊主体,即用人单位。所谓用人单位,是指与劳动者签订劳动合同形成劳动关系的单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的规定,用人单位包括: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的企业、个体经济组织、国家机关、事业组织、社会团体。用人单位犯本罪,由直接责任人员承担刑事责任。直接责任人员是指强迫职工劳动的具体决策者与直接实施者。  

(二)、犯罪主观方面表现为直接故意,并且具有强迫职工劳动的目的,犯罪动机一般在于追求高额利润,间接故意和过失不构成本罪。  

(三)、犯罪客观方面表现为违反劳动管理法规,以限制人身自由的方法强迫职工劳动,情节严重的行为。首先,必须有违背职工意志,强迫职工劳动的行为,即受害人是在外力压迫之下从事劳动而不是出于内心自愿,且强迫劳动行为一般表现为加大劳动者的劳动强度或延长劳动时间,迫使其劳动。其次,强迫职工劳动的行为违反了劳动管理法规,是指违反我国《劳动法》及其相应的法律法规,决定了行为人行为的非法性。如果用人单位由于生产经营需要,经与工会和劳动者协商后延长工作时间,或者因出现法律规定的特殊情形而延长工作时间,个别劳动者思想上不通、形式上抵制而强迫其劳动,以保证生产经营不受损失,则不构成本罪。第三,必须是以限制人身自由的方法强迫职工劳动。所谓限制人身自由,是指不准职工离开劳动、居住的区域,不准外出,不准与他人接触等,将他人人身自由控制在一定范围、一定限度内。限制人身自由的方法包括非法管制、跟踪盯梢,甚至以暴力、威胁方法。第四、实施上述行为必须达到“情节严重”才构成本罪。所谓“情节严重”,主要是指强迫职工劳动手段恶劣,造成严重后果或影响恶劣的等等,包括如下情形:(1)、强迫多人进行劳动,(2)、强迫他人劳动过程中有侮辱、殴打等情节的,(3)、强迫他人长时间无偿劳动,(4)、强迫他人劳动造成严重后果的,即造成职工伤残或死亡、精神失常、家庭破裂等,(5)、造成极其不良的社会影响的。  (四)、犯罪侵犯的客体是公民的人身自由、劳动自由权和国家劳动管理制度。劳动者的权利是我国宪法规定的公民的一项基本权利,我国《劳动法》对劳动者的劳动自由权利作了全面而具体的规定。同样,宪法规定我国公民不受非法逮捕、拘禁,不被非法剥夺限制自由以及非法搜查身体的自由权利。强迫职工劳动的行为,不仅侵犯公民的人身自由、劳动自由权利,而且侵犯了国家劳动管理制度。根据我国《劳动法》的规定,劳动关系是劳动者与用人单位基于劳动合同所确立的以权利和义务为内容的一种社会关系,劳动合同的双方地位是完全平等的,劳动合同的内容必须符合法律、行政法规的规定,本罪打破了劳动者与用人单位之间权利义务平衡,侵犯了这种劳动关系。  

因此,三被告人的行为完全符合强迫职工劳动罪的主观和客观要件,应以强迫职工劳动罪定罪处罚。  

五、处理结果  

我院以强迫职工劳动罪提起公诉,法院经审理后,分别以强迫职工劳动罪判处被告人俞红燕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一千元;判处被告人俞燕、金可平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一年,并处罚金一千元。    

六、司法适用    

在司法实践中,要注意划清本罪的罪与非罪的界限。一是只有非法强迫他人劳动达到犯罪程度,即情节严重的,才应追究刑事责任,对情节显著轻微的,可由公安机关处理,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条例》第22条之规定,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尚不构成刑事处罚的,可处15日以下拘留,二万元以下罚款或警告。二是有些单位的负责人特别是直接指挥生产,作业的负责人,在时间紧、任务重、困难多的情况下不注意做思想工作,调动职工积极性,而是简单粗暴强迫职工做这做那,引起职工不满,这种行为从违背劳动者的生产自学性看,具有强迫劳动性质,但它没有限制职工的人身自由,属于工作作风问题,不构成强迫职工劳动罪。  

在司法实践中,也容易将本罪与非法拘禁罪、重大责任事故罪相混淆,应注意加以区分。强迫职工劳动罪与非法拘禁罪的界限,二者在客观方面都有相似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主观上又都是故意的,主要区别在于:(1)、侵犯的对象不同。前者侵犯的对象是与用人单位建立劳动关系的劳动者,后者侵犯的对象则没有限制;(2)、客观表现形式不同。前者不仅有非法限制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而且有强迫他人劳动的行为,后者仅仅具有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手段上强迫职工劳动罪一般仅是限制人身自由而不是完全剥夺;(3)、犯罪主体不同。前者主体是特殊主体,即用人单位的直接责任人,后者是一般主体;(4)、犯罪的目的不同。前者目的是强迫职工劳动一般在于营利,后者则仅在于剥夺他人人身自由为索债或出于其他目的。   强迫职工劳动罪与重大责任事故罪的界限。强令工人违章冒险作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造成严重后果的重大责任事故罪与强迫职工劳动罪有相似之处:(1)、都是违反劳动管理法规的,(2)、都有强迫他人生产作业的行为,(3)、都是故意行为。二者严格区别:(1)、侵犯客体不同,前者侵犯人身自由、劳动自由权利,后者是公共安全;(2)、客观方面不同,前者以限制人身自由方法强迫劳动,后者以行政命令方法强迫他人违章冒险作业,未限制人身自由。(3)、主观方面不同,前者是故意,后者在强令工人作业是故意,但对可能发生的后果是过失。严格区分二者的界限,有利于正确定罪判刑。

八、破坏生产经营罪   

一、概念及其构成  

破坏生产经营罪,是指由于泄愤报复或者其他个人目的,毁坏机器设备、残害耕畜或者以其他方法破坏生产经营的行为。(276条)  

(一)客体要件  

本罪所侵害的客体是生产经营的正常活动。生产经营,就其范围而言,非常广泛,如工业、农业、林业、牧业、渔业、副业等生产经营活动以及与这些产业的生产经营密切相关的建筑业、运输业、第二产业、商业等。就性质而言,既包括国有的,也包括集体的,还包括个体的、私有的、外资的等。只要属于生产经营,不论其属于何种性质,对之加以破坏的,都可构成本罪。  

(二)客观要件  

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以毁坏机器设备、残害耕畜或其他方法破坏生产经营的行为。其他方法则多种多样、如切断电源,破坏锅炉、供料线,颠倒冷热供给程序、破坏电脑致使生产指挥、工艺流程产生混乱,以影响工业生产、破坏农业机械、排灌设备、农具,毁坏种子、秧苗、树苗、庄稼、果树、鱼苗等,毁坏农业生产;破坏运输、储存工具,影响商业经营,等等。至于其方式,则既可以表现为积极的作为,如砸碎、烧毁,又可以表现为消极的不作为,如明知有故障而不加排除。但不论方式如何,采用的手段怎样,破坏的对象都必须与生产经营活动直接相联系,破坏用于生产经营的生产工具、生产工艺、生产对象等。如果是毁坏闲置不用或在仓库备用的机器设备、已经收获并未用于加工生产的粮食、水果,残害已经丧失畜役力的待售肉食牲畜的行为,则由于它们与生产经营活动没有直接联系,因此不能构成本罪。构成犯罪的,应以他罪如故意毁坏财物罪等定罪刑。  

(三)主体要件  

本罪的主体是一般主体。凡达到刑事责任年龄且具备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均可构成本罪。  

(四)主观要件  

本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直接故意,并且具有泄愤报复或者其他个人目的。其他个人目的,一般是指出于个人恩怨而产生的不正当心理追求,如憎恨、厌恶、不满等-产生的原因多种多样,如因受到领导或他人的批评而产生不满,自己的要求没有得到满足而产生不满,嫉妒他人的成绩而心怀不满,与他人发先冲突而心生不满,以及厌烦工作而产生不满,等等,行为人只要出于泄愤报复或者其他个人目的,故意给生产造成较大破坏的,即构成本罪。对于非出于上述目的而故意破坏生产经营的,是否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有不同看法。有的认为不能构成,因为“由于泄愤报复或其他个人目的”是法律明文规定的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的必备要件。另一种观点认为,只要出于故意破坏生产经营,不论有无上述目的,甚至间接故意的破坏都可以构成本罪,第一种观点是通说。  

二、认定  

(一)本罪与放火罪、决水罪、爆炸罪、投毒罪的界限  

上述方法也可能被用来破坏生产经营,这时,行为不仅触犯了破坏生产经营罪,同时也触犯了上述危害公共安全罪,对这种同时触犯两种罪名的行为,一般应按照危害公共安全罪论处,不定破坏生产经营罪,因为这种行为危害的主要是公共安全,但是,如果实施上述行为危害的主要是生产经营,而不是公共安全时,则按破坏生产经营罪论处。  

(二)本罪与破坏交通工具、破坏交通设备、破坏电力设备及易燃易爆设备罪的界限  

破坏上述特定对象,往往会直接或者间接地使生产经营遭到破坏,对这种破坏行为定性,主要从犯罪对象和客体上分析,凡破坏生产过程中的上述工具、设备,危害的主要是生产经营的,定破坏生产经营罪,凡破坏的是用于公共生活的上述工具、设备。危害的主要是公共安全的,分别按破坏交通工具罪、破坏交通设备罪、破坏电力设备罪和破坏易燃易爆设备罪定性。  

(三)本罪与重大责任事故罪的界限  

区别这两种罪,关键要查明行为人主观罪过的内容,首先查明破坏行为是故意实施的,还是过失实施的,其次查明行为人有无泄愤报复等个人目的。过失实施破坏行为,给生产造成重大损失的,构成重大责任事故罪。而出于泄愤报复等个人目的故意实施破坏生产经营行为的,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  

(四)本罪与故意损坏财物罪的界限  

两者在行为上有相似之处,因为行为人通过毁坏机器设备、残害耕畜破坏生产经营的同时,必然毁坏公私财物,尽管如此,两者仍有本质区别,应当注意区分:(1)主观的目的不同。本罪采用毁坏机器设备、残害耕畜等手段,虽然会造成财物的毁坏,但这不是行为人的目的,行为人的目的是通过上述手段来毁坏生产经营,进而达到自己泄愤报复或者其他个人的不法目的。毁坏机器设备、残害耕畜等仅仅是实现其目的的手段;而后罪其目的就是将公私财物加以毁坏,使其部分甚或全部丧失价值或使用价值。(2)所侵害的对象不同。本罪的对象是特定的财物,即与生活经营活动直接相关的已经投人使用的机器设备、服役期间的耕畜等。而正是通过这些直接关系到生产经营活动的财物的毁坏进而实现破坏生产经营的意图。倘若与生产经营无关,如在仓库中备用或闲置不用的财物,即使是机器设备,亦不能成为本罪对象,但可以构成故意破坏财物罪的对象,后者还包括生活资料。(3)直接客体不同。本罪所侵害的是国有的、集体的以及个人的生产经营工常活动;而后者则是公私财物的所有权。  

三、处罚  

犯本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案情:邱某下岗后,购买了一辆中巴小客车从事客运。营运过程中,邱某认为另一中巴司机王某经常抢自己的客源,遂想搞垮对手。邱与儿子、邹某商议,决定由儿 子、邹某兑白糖水秘密倒入王某客车的发动机机油箱内,损坏其车辆。次日,王某行驶的中巴车多次熄火、抛锚,导致发动机、变速器等损坏,造成经济损失几千 元。 分歧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邱某认为王某抢了自已的客源,商议对策后,故意将白糖水倒入正在使用的中巴客车发动机的机油箱内,目的是想使发动机损坏,三人的行为符合故意毁坏财物罪的构成要件,应定故意毁坏财物罪。 第二种意见认为:邱某等三人的行为使正在从事客运过程中的客车,多次熄火、抛锚,最终导致发动机等损坏,足以危害交通安全,已具有毁坏危险的后果,是行为犯,应定破坏交通工具罪。 第三种意见认为:邱某等人在从事客运过程中,嫉妒同行抢了客源,影响了自已生意,为搞垮竞争对手,明知发动机机油箱中倒入白糖水,会使发动机损坏而实施了该行为,影响了王某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其行为符合破坏生产经营罪的构成要件,应定破坏生产经营罪。公诉机关重庆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刘进勇。因涉嫌犯故意毁坏财物罪,于2006年7月26日被石柱土家族自治县公安局刑事拘留,同年8月9日被取保候审。2006年9月18日被本院决定逮捕。 重庆市石柱土家族自治县人民检察院以石检刑诉(2006)165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刘进勇犯破坏生产经营罪,于2006年9月1日向本院提起公诉并建议适用简易程序审理。本院于当日审查立案,依法决定适用简易程序,实行独任审判,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被告人刘进勇到庭参加了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公诉机关指控: 2006年7月21日上午,被告人刘进勇因不满所在的渝方包装材料有限公司的规定,为泄私愤,在上班期间利用工人休息间隙,潜入二车间的印版室内,用刀片将其价值2240元的医药包装材料模板印版二个划伤,造成印版损坏而报废,致该公司无法正常生产。认定被告人刘进勇的行为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提请人民法院追究其刑事责任。 上述事实, 被告人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渝方包装材料有限公司孙户县的报案记录;重庆渝方包装材料有限公司关于刘进勇恶意损坏公司财物的报告;证人江庆、杨智、邓中为等人的证词;现场勘查笔录及拍照;重庆运城制版有限公司关于制版费价格的证明; 县价格认证中心对被毁财物估价鉴定结论书;公安机关对作案工具刀片去向的说明;渝方包装材料有限公司领取被告人赔偿损失的赔偿款领条及申请对被告人从轻处罚的申请书;被告人刘进勇的供述及户籍证明等证据,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刘进勇为泄私愤,故意毁坏所在公司机器设备,其行为已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公诉机关指控事实和罪名成立,被告人刘进勇应承担相应的刑罚责任。审理中,被告人刘进勇己赔偿了公司的经济损失,有悔罪表现,可以酌情从轻处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六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刘进勇犯破坏生产经营罪,判处拘役一个月。 刑期从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期一日,即2006年9月18日起至2006年10月2日止。(2006年7月26日起至2006年8月9日的15天己减除)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重庆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审 判 员 童中金                                        二00六年九月十四日                                       

书 记 员 左小阳

林仙增等破坏生产经营案 浙江省台州市路桥区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06)路刑初字第385号 公诉机关台州市路桥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林仙增。因本案于2005年5月19日被台州市公安局路桥分局刑事拘留,同年6月7日取保候审,2006年6月7日被台州市路桥区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 被告人林伟雄。因本案于2005年6月2日被台州市公安局路桥分局取保候审,2006年6月2日被台州市路桥区人民检察院取保候审。 台州市路桥区人民检察院以台路检诉(2006)429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林仙增、林伟雄犯破坏生产经营罪,于2006年7月18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实行独任审判,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被告人林仙增、林伟雄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台州市路桥区人民检察院指控,2005年4月29日晚20时30分许,被告人林仙增、林伟雄和同村村民数十人来到台州市路桥区峰江街道沧前村安置小区工地,以工地施工产生噪音为由要求工地停工。21时许,被告人林仙增、林伟雄以工地再次施工产生噪音为由,用石块砸坏施工工地的照明太阳灯、开关箱开关等设备,直接导致工地停工。经路桥区价格认证中心鉴定:工地照明太阳灯毁坏价值人民币3元、开关箱开关更换损失价值2400元、桩机模管修复损失价值2000元、混凝土全毁价值3000元,合计损失7404元。 2005年6月1日,被告人林伟雄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上述事实,被告人林仙增、林伟雄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议,并有证人李茂坤、陈计福、黄学军、丁冬方、项逢元、朱文泽、黄锡明、沈福通、任明宝、冉文军、罗火福、肖祥森的证言;价格鉴定结论;图片;抓获经过及情况说明等证据证实,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林仙增、林伟雄为泄愤,结伙毁坏施工工地设备,直接导致工地停工并造成损失,其行为均已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被告人林伟雄案发后能自首,依法予以从轻处罚。二被告人归案后认罪态度较好,并能赔偿所造成的经济损失,均酌情予以从轻处罚。公诉机关的指控,事实清楚,罪名成立,适用法律正确。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如下: 被告人林仙增犯破坏生产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缓刑二年。 被告人林伟雄犯破坏生产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六个月,缓刑一年。 (缓刑考验期限,从判决确定之日起计算。)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直接向浙江省台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二份。

【案情】 被告人:孟繁康,曾用名陈安康,男,现年49岁,汉族,河南省中牟县人,原系郑州市鸿图歌舞厅负责人。1992年l2月因犯贩运伪造的国家货币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2001年6月3月日因涉嫌爆炸被监视居住,同年7月27日被逮捕。 被告人:张建军,曾用名张军,男,现年28岁,汉族,山西省夏县人,农民。2001年6月3日因涉嫌爆炸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27日被逮捕。被告人:柴龙兴,男,现年37岁,汉族,山四省夏县人,农民。2001年6月3日围涉嫌爆炸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27日被逮捕。被告人田存喜,男,现年29岁,汉族,山西省夏县人,农民。1991年9月因犯盗窃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2001年6月3日因涉嫌爆炸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27日被逮捕。被告人孟繁康系郑州市鸿图歌舞厅老板,因其经营的歌舞厅牛意不好,为争生意,于2001年4月指使曾在其歌舞厅务工的被告人张建军对郑州市二七区桃源歌舞厅进行捣乱,以影响该歌舞厅的生意。2001年5月23日晚9时许,被告人张建军伙同被告人柴龙兴到达桃源歌舞厅,张建军在外望风,由柴龙兴将事先准备好的雷管和导火索放置在该歌舞厅男厕所内,点燃导火索后离开。爆炸声引起群众的恐慌。当晚,被告人孟繁康付给张建军20410元作为酬劳,张建军分给柴龙兴1500元。数日后,被告人孟繁康打电话给张建军,称上次未爆炸成功,要求其再次实施破坏或退出酬金。被告人张建军随即纠集被告人柴龙兴、田存喜,指使柴、田二人于2001年5月30日晚再次到桃源歌舞厅进行爆炸。到达该歌舞厅后,柴龙兴未进去,由被告人田存喜将两枚焊竹放置于该舞厅男厕所,点燃后离开现场,该爆竹引爆后,引起跳舞群众的恐慌,对桃源歌舞厅正常的生产经营活动造成不良影响。

【审判】河南省郑州市二七区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孟繁康、张建军、柴龙兴、田存喜犯爆炸罪向郑州市二七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被告人孟繁康辩称:我没有指使张建军等人对桃源歌舞厅实施爆炸。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被告人盂繁康等人的行为不可能对不特定多人造成杀伤,也不可能对重大公私财物造成毁坏,不构成爆炸罪,应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被告人张建军辩称:我们只是想吓唬歌舞厅的人,不可能危及他们的生命,不构成爆炸罪。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是:被告人张建军的行为不可能危及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健康和重大财产损失,不构成爆炸罪。被告人柴龙兴、田存喜均辩称其行为情节显著轻微,不构成爆炸罪。郑州市二七区人民法院经公开审理认为:被告人盂繁康、张建军、柴龙兴、田存喜使用引燃雷管、爆竹的方法,破坏他人的生产经营活动,其行为均已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四被告人在主观上是为了破坏桃源歌舞厅的生产经营活动,影响其客源,并非危害公共安全;且其实施引爆雷管、爆竹的行为不会危及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健康及公私财物的安全,不符合爆炸罪的构成要件。故公诉机关指控四被告人的行为构成爆炸罪的公诉意见不能成立;四被告人及其辩护人辩称四被告人的行为不构成爆炸罪的意见成立,予以采纳。被告人孟繁康、张建军、柴龙兴在第一起犯罪过程中均系主犯,被告人孟繁康、张建军、柴龙兴、田存喜在第二起犯罪过程中均系主犯,应按其所分别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据此,该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六条、第二十五条第—款、第二十六条第一款和第四款的规定,于2002年4月25日作出刑事判决如下:被告人孟繁康犯破坏生产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被告人张建军犯破坏生产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被告人柴龙兴犯破坏生产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二年;被告人田存喜犯破坏生产经营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宣判后,被告人没有提出上诉,人民检察也未提出抗诉。

【评析】本案在审理时,对被告人孟繁康、张建军、柴龙兴、田存喜的行为如何定性有两种意见。一种意见认为,四被告人的行为构成爆炸罪。理由是:(1)四被告入主观上具有危害公共安全的故意。被告人孟繁康指使张建军、柴龙兴、田存喜在桃源歌舞厅燃放雷管、爆竹,实施爆炸行为,他们明知该行为会危及公共安全,仍放任这种危害的发生。(2)四被告人的客观表现是在他人经营场所实施爆炸,危害了不特定多数人的安全。(3)本案属于典型的想象竞合犯。被告人出于捣乱报复的目的,以爆炸方式破坏他人的生产经营且危及了公共安全,系一个犯罪行为触犯了爆炸罪和破坏生产经营罪两种罪名,应从一重罪处罚,故本案应定性为爆炸罪。另一种意见认为,四被告人的行为构成破坏生产经营罪。理由是:(1)被告人主观上是出于破坏他人生产经营的目的。被告人盂繁康指使被告人张建军、柴龙兴、田存喜在桃源歌舞厅男厕所内两次引燃雷管、爆竹,目的都是为了破坏对手经营、影响其客源。(2)被告人在客观亡是采用爆炸的方法破坏对手的生产经营。被告人用准备好的雷管和爆竹实施爆炸,侵犯的客体是竞争对手生产经营活动的正常进行。(3)从犯罪的具体情节上看,爆炸的地点是歌舞厅的厕所,不是人员较多的舞池;爆炸的时间是厕所没人的时候,不是有人的时候;使用的爆炸物是雷管和爆竹,不会对建筑物及其设施造成破坏,不会危及歇舞厅里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安全。通过上述分析可以认定,四被告人所实施的爆炸行为不会危及不特定多数人的生命安全及公私财产的安全,应定性为破坏生产经营罪。我们认为,郑州市二七区人民法院的判决采纳上述第二种意见,以破坏生产经营罪对四被告人定罪判刑是正确的。据有关媒体看到这样一则消息:4个外来务工者,因偷吃了某林果所用于科研的“天价葡萄”,而使投资40万元、已研究10年的科研项目研究链中断,造成了难以弥补的损失。对4人的行为如何定性呢,一著名法学专家认为:如果说偷吃葡萄的人不知道葡萄的价值,是按一般葡萄偷吃恐怕不好定盗窃罪。该专家认定,4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偷吃了葡萄,在计算葡萄价值的时候不应计算间接损失,而只应计算被吃葡萄本身的价值。他说,客观上因民工偷吃葡萄造成了研究所实验计划被破坏,可以按照破坏生产经营罪定罪量刑。  

那什么是破坏生产经营罪呢?它与盗窃罪又有哪些区别呢?  

破坏生产经营罪,是指由于泄愤报复或者其他个人目的,毁坏机器设备、残害耕畜或者以其他方法破坏生产经营的行为。  

盗窃罪,是指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秘密地窃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或者多次秘密窃取公私财物的行为。  

盗窃罪和破坏生产经营罪易混淆的情况主要是行为人非法占有公私财物为目的,实施的盗窃行为,有时同时会破坏生产经营。但二者之间仍然有着明显的区别:第一,侵犯的客体不同。破坏生产经营罪侵犯的客体是各种经济单位的生产经营活动的正常进行,对象主要是各种经济单位的生产资料等;盗窃罪侵犯的客体是公私财物的所有权,对象既包括生产资料,也包括各种生活资料。第二,客观方面的表现不同。破坏生产经营罪表现为行为人实施了毁坏机器设备、残害耕畜或者其他方法破坏各种经济单位的生产经营活动的行为,这里所说的其他方法,从司法实践中看,主要是指破坏电源、水源,制造停电、停水事故,破坏种子、秧苗,毁坏庄稼、果树,制造质量事故或者设备事故等等。破坏的方式,可以是作为,也可以是不作为,结果是导致生产经营活动无法进行或者使已进行的部分归于无效。破坏生产经营罪行为人破坏的对象,必须是与各种经济单位的经营活动有着直接联系的,否则,就不构成本罪。盗窃罪表现为行为人实施了秘密窃取数额较大的公私财物或者多次秘密窃取公私财物的行为。第三,主观方面不同。破坏生产经营罪的行为人是为了泄愤报复或者其他个人目的,盗窃罪的行为以非法占有公私财物为目的。如果行为人基于非法占有公私财物的目的,秘密窃取机器设备或者某些部件和耕畜、农具或其他生产资料等,数额较大或者多次盗窃的,则以盗窃罪论处,而不能以其行为影响生产经营活动的正常进行为由,以破坏生产经营罪定罪处罚。但是,如果行为人出于贪财图利的动机,从生产设备上拆卸零件自用或者出卖,尽管经济价值不大,不构成盗窃罪,但却足以毁坏机器设备,破坏各种经济单位生产经营活动的正常进行的,应认定为破坏生产经营罪,予以定罪处罚,不致于因不构成盗窃罪而轻纵罪犯。

九、故意提供不合格武器装备、军事设施罪

一、概念及其构成  

故意提供不合格武器装备、军事设施罪,是指明知是不合格的武器装备、军事设施而故意提供给武装部队的行为。   

(一)客体要件   

本罪侵犯的客体是国家的武器装备、军事设施的管理制度以及国家安全。我国有关军事法规对武器装备、军事设施的生产、销售有严格的规定,并建立了一整套相应的制度,任何不按规定要求的标准提供不合格的武器装备、军事设施的,都是对这一制度的侵犯。与此同时,武器装备、军事设施的用途在于对敌作战,保卫国家安全,但不合格的武器装备、军事设施被提供给武装部队,轻者造成人身伤亡,重者危及国防利益,因此,军事设施、武器装备不合格,提供给武装部队,其危害是极其严重的。   

本罪的犯罪对象是不合格的武器装备、军事设施。武器装备,是指武装部队直接用于实施和保障作战行动的武器、武器系统和军事技术器材。包括冷兵器、枪械、火炮、火箭、导弹、弹药、爆破器材、坦克及其他装甲战斗车辆、作战飞机、战斗舰艇、鱼雷、水雷、生物武器、化学武器、核武器;通讯指挥器材、侦察器材、军事测绘器材、气象保障器材、雷达、电子对抗装备、情报处理设备、军用电子计算机、野战工程机械、渡河器材、伪装器材、“三防”装备、辅助飞机、勤务舰船、军事车辆,等等。军事设施,是指国家直接用于军事目的的建筑、场地和设备,指挥机关、地面和地下的指挥工程、作战工程;军用机场、港口、码头;军用国库、仓库;营区、训练场、试验场;军用通信、侦察、导航、观测台站和测量寻航、助航标志;军用公路、铁路专用线、军用通信、输电线路、军用输油、输水管道;国务院和中央军委规定的其他军事设施。所谓不合格的武器装备和军事设施,是指武器装备、军事设施不符合安全使用的标准。具体标准由国务院和中央军委作出规定。   

(二)客观要件   

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明知为不合格的武器装备、军事设施提供给武装部队的行为。首先,要有提供的行为。所谓提供,是指在科研、设计、勘察、测量、建设、施工、制造、修筑、修理、验收、采购、销售以及到部队使用全过程中某一环节出于故意而导致了不合格武器装备、军事设施的交付使用。既可以是有偿的,如被征购,又可以是无偿的,如被征用。方式如何并不影响巷罪成立。其次,所提供的必须是不合格的武器装备或军事设施。所谓不合格,是指所提供的不符合规定的质量标准,如使用不合格的原料生产、制造武器装备或军事设施;提供的武器装备、军事设施包括外形、内部结构、坚固耐用程度等不符合各项技术、数量指标。最后,必须是向武装部队提供。虽有提供行为但不是提供给武装部队,也不能构成本罪。所谓武装部队,是指中国人民解放军部队、武装警察部队、预备役部队以及民兵组织。   

对于明知是不合格的武器装备、军事设施提供给武装部队的,不要求必然引起严重后果,只要行为人实施了这一行为,即构成犯罪。   

(三)主体要件   

本罪的主体为特殊主体,即只有武器装备、军事设施的生产者和销售者才能构成本罪。国家对武器装备、军事设施的生产和销售有严格的规定,并非任何个人与企业都可以任意成为武器装备、军事设施的生产者和销售者。根据本条第3款规定,单位亦可成为本罪主体。   

当生产、修理、施工、销售、采购等单位明知是不合格的武器装备、军事设施仍向武装部队提供就构成单位犯罪。   

(四)主观要件   

本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故意。故意的心理,表现为对不合格的武器装备、军事设施是明知的,但知其不合格仍然作为合格产品提供给武装部队。不知是不合格的武器装备、军事设施而提供给武装部队的,不构成本罪。本条第2款规定的过失提供不合格武器装备、军用设施罪,只能由自然人构成,而不能由单位构成。   

二、认定   

区分故意提供不合格武器装备罪与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的界限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是指产品的生产者、销售者违反国家对产品质量的监督管理制度,故意在产品中掺杂、掺假,以假充真、以次充好或者以不合格产品冒充合格产品,销售金额在5万元以上的行为。两罪在交付不合格产品、犯罪主体、主观方面相同或者近似,其主要区别在于:一是犯罪对象不同。前者的犯罪对象是武器装备,后者的犯罪对象是武器装备以外的产品。二是犯罪客体不同。前者侵犯的直接客体是武器装备质量管理秩序,后者侵犯的直接客体是产品质量管理和工商管理秩序。   

三、处罚   

犯本罪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无期徒刑或者死刑。   

“情节严重”,主要是指为谋取私利而提供不合格武器装备、军事设施的;提供重要的武器装备和军事设施不合格的;战时提供不合格武器装备、军事设施的;因提供不合格武器装备、军事设施影响部队完成重要任务或者造成严重后果的等情形。   

“情节特别严重”,是指战时提供重要的武器装备和军事设施不合格的;因提供不合格武器装备、军事设施致使战斗、战役遭受重大损失的;严重影响部队完成重要任务或者造成特别严重后果的等情形。   

单位犯本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上述规定处罚。

十、 过失提供不合格武器装备、军事设施罪

一、概念及其构成  

过失提供不合格武器装备、军事设施罪,是指过失将不合格的武器装备、军事设施提供给武装部队,造成严重后果的行为。   

(一)客体要件   

本罪侵犯的客体是国家的武器装备、军事设施的管理制度以及国家安全。我国有关军事法规对武器装备、军事设施的生产、销售有严格的规定,并建立了一整套相应的制度,任何不按规定要求的标准提供不合格的武器装备、军事设施的,都是对这一制度的侵犯。与此同时,武器装备、军事设施的用途在于对敌作战,保卫国家安全,但不合格的武器装备、军事设施被提供给武装部队,轻者造成人身伤亡,重者危及国防利益。   

本罪的犯罪对象是不合格的武器装备、军事设施。不合格的武器装备和军事设施,是指武器装备、军事设施不符合安全使用的标准。具体标准由国务院和中央军委作出规定。   

(二)客观要件   

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将不合格的武器装备、军事设施提供给武装部队造成严重后果的行为。所谓提供,包括为武装部队从事生产、制造、修筑、装配、修理等过程。提供不合格的武器装备、军事设施给武装部队的行为表现与上罪同,不再赘述。   

过失提供不合格的武器装备、军事设施的,必须造成严重后果,才构成本罪,这是与故意提供不合格武器装备、军事设施罪的区别,仅有提供不合格武器装备、军事设施给武装部队的行为,但并非引起后果或者尚末造成严重后果的,一般不构成犯罪。所谓严重后果,是指造成装备、设施严重毁损,经济损失严重的;酿成人员伤亡的责任事故的;严重影响部队完成任务的等。   

(三)主体要件   

本罪的主体为特殊主体,即只有武器装备、军事设施的生产者和销售者才能构成本罪。国家对武器装备、军事设施的生产和销售有严格的规定,并非任何个人与企业都可以任意成为武器装备、军事设施的生产者和销售者。   

(四)主观要件   

本罪在主观方面表现为过失。主观上为过失,即对于提供给武装部队的武器装备及军事设施,不知道是不合格的,对于过失犯罪,只有造成严重后果才构成犯罪。   

二、认定   

划清过失提供不合格武器装备、军事设施罪与故意提供不合格武器装备、军事设施罪的界限。   

两罪的区别在于:(1)过失提供不合格武器装备、军事设施罪的行为人,对自己行为可能发生危害国防安全的结果,应当预见而疏忽大意没有预见,或者虽然预见却轻信能够避免;故意提供不合格武器装备、军事设施罪的行为人,明知自己的行为会发生危害国防安全的结果,却希望或者放任这种危害结果的发生。(2)本罪只有自然人才能构成;后罪则既可以是自然人,也可以是单位。(3)本罪在客观方面必须以其行为造成严重后果为构成必要;而后者则没有这一限制。   

三、处罚   

犯本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造成特别严重后果的,处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造成特别严重后果,是指造成多人重伤、死亡的;严重影响部队完成重要作战任务的;造成重大经济损失的;直接造成战斗、战役失利,我军损失惨重的,等等。

十一、非法生产、买卖军用标志罪认定定罪量刑分析

一、什么是非法生产、买卖军用标志罪?  

非法生产、买卖军用标志罪,是指非法生产、买卖武装部队制式服装、车辆号牌等专用标志,情节严重的行为。

二、非法生产、买卖军用标志罪的犯罪构成要件有哪些?

(一)客体要件  

本罪侵犯的是武装部队的正常管理活动和信誉。武装部队的制式服装、车辆号牌等专用标志,是武装部队实行管理活动的重要凭证和手段。任何非法生产、买卖制式服装、车辆号牌的行为,都会损害武装部队的名誉,破坏政党的管理活动。犯罪对象是军用标志。军用标志,是指由武装部队订购、监制,专供武装部队使用的标志,包括武装部队人员统一穿着的服装,车辆统一悬挂的号牌,以及其他表明武装部队性质和人员身份的军旗、军徽、胸微、帽徽、肩章、袖标、领花、专业符号等。它是武装部队同其他组织相区别的外部标志。所谓武装部队的专用标志,是指武装部队依法授权、订购,专供武装部队使用的各种标志。其为武装部队所持有,能体现佩带专用标志者的身份、属性,具体包括制式服装、车辆号牌以及其他专用标志。所谓制式服装,在本罪是指由武装部队依法订购、监制,专供武装部队官兵使用的各式服装。就主体而言,既包括解放军部队的军官服、士兵服、文职干部服,又包括武装警察部队的警察服、士兵服、文职干部服,还包括上述部队院校的学员服。既包括陆海、空军队的各式服装,又包括其他军种如二炮等部队的各式服装。就用途及季节而言,则包括夏常服、冬常服、礼服、迷彩服、作训服等。制式服装,不仅指衣裤,而且还包括其他附件,如军帽、军用腰带等。所谓车辆号牌,在这里是指由军队车辆最高主管部门依法订购、监制的专供武装部队使用的车辆号码、牌照。所谓其他专用标志,则是指除制式服装、车辆号牌以外的由武装部队订购、监制生产,专供武装部队使用的其他标志,如军旗下军徽、帽徽、肩章、军衔、领花、领章等。

(二)客观方面  

本罪在客观方面表现为非法生产、买卖武装部队制式服装、车辆号牌等专用标志,情节严重的行为。“非法生产、买卖”,是指违反有关法律、法规,未经主管部门准许,擅自制作、销售;购买,包括指定生产的工厂不按规定擅自超额生产、销售和其他单位、人员私自仿制、销售、购买。按照法律规定,行为人只要实施了生产或者买卖军用标志其中一种行为,就构成本罪;实施两种行为的,仍为一罪,不实行并罚。  非法生产、买卖军用标志的行为,必须情节严重,才构成犯罪。“情节严重”主要是指非法生产、买卖军用标志数量大的;战时非法生产、买卖军用标志的;非法生产、买卖军用标志屡教不改的;因非法生产、买卖军用标志严重损害武装部队声誉或者造成其他恶劣影响的;造成其他严重后果的等。

(三)主体要件  

本罪主体为一般主体。凡达到刑事责任年龄、具备刑事责任能力的自然人均可构成本罪,单位亦可成为本罪主体。

(四)主观要件  

本罪在主观方面必须出于故意,即明知是军用标志而仍决意生产或买卖。其动机多种多样,有的是为了自用,有的是为了炫耀,有的是为了进行其他违法活动等等,但动机如何不会影响本罪成立。三、司法实践中如何正确认定非法生产、买卖军用标志罪?

(一)区分罪与非罪的界限。  

本罪以非法生产、买卖军用标志“情节严重”作为犯罪构成要件。如果行为人实施了非法生产、买卖军用标志的行为,尚未达到情节严重的程度,则不构成犯罪。

(二)本罪与冒充军人招摇撞骗罪的界限  

行为人为冒充军人招摇撞骗,非法生产、制作、购买军用标志,属于牵连犯,应选择冒充军人招摇撞骗这一重罪定罪处罚。如果行为人非法生产、制作、购买军用标志除了供自己冒充军人进行招摇撞骗活动外,还具有其他严重情节的,应分别定非法生产、买卖军用标志罪和冒充军人招摇罪撞骗罪,实行数罪并罚。

四、非法生产、买卖军用标志罪如何处罚?  

犯本罪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单位犯本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主要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上述规定处罚。

五、相关法条链接《刑法》第三百七十五条第二款、第三款 非法生产、买卖武装部队制式服装、车辆号牌等专用标志,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单位犯第二款罪的,对单位判处罚金,并对其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依照该款的规定处罚。 新华网浙江频道1月26日电 浙江省苍南县人民法院1月25日以非法生产、买卖军用标志罪,判处被告人朱中华、孙绍进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并处罚金20000元;王立娥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5000元。   

经审理查明,2006年5、6月份至2007年4月间,被告人朱中华、王立娥伙同刘炳泉、李秀娜、"老朱"夫妻(均另案处理)等人,购置工具,在宁波市海曙区南雁街与环城西路交叉路口的"好运洗浴’’对面租赁房内,利用被告人孙绍进提供的军用、武警用、地方用汽车号牌模具以及汽车号牌半成品,大量非法生产、销售假军用汽车号牌、武警用汽车号牌及地方用汽车号牌。   

2007年5月,被告人孙绍进又向被告人朱中华提供了假冒军用汽车号牌半成品50套、假冒武警用汽车号牌半成品50套。2007年8月,苍南县公安机关在被告人朱中华、王立娥租赁的宁波市海曙区南雁街290号大院114-116号非法制假点内查获假冒军用汽车号牌成品9副、假冒军用汽车号牌半成品61副、假冒武警用汽车号牌模具1套及假冒军用汽车号牌模具1套,其中武装部队军以上领导机关专用车辆号牌1副。   法院认为,被告人朱中华、孙绍进、王立娥为牟取私利,非法生产、买卖武装部队车辆号牌,情节严重,其行为危害了国利益,构成非法生产、买卖军用标志罪,属共同犯罪。公诉机关指控罪名成立,予以支持。被告人朱中华、孙绍进在共同犯罪过程中,各有分工、积极配合,应认定为主犯。被告人王立娥在共同犯罪中起次要和辅助作用,系从犯,依法可从轻处罚。遂做出上述判决。

此案曾引起中央军委高度重视。2007年5月29日晚,温州市委有关领导统一指挥实施代号为"雷霆行动"专案抓捕行动,在宁波警方的配备下,于5月30日凌晨在宁波抓获孙绍进,又于8月1日抓获朱中华、王立娥。
 

复制链接地址 打印这篇文章
分享到:

关注我们

  • 济南市公安局

    发布权威信息、传达官方声音,加强互动沟通、了解社情民意,引导社会舆论、展示公安形象。

  • 济南市公安局经文保支队

    经济文化保卫工作涉及行业众多,责任重大。需要协会成员单位和其他单位的鼎力协助,更需要群众的理解支持。我们有决心、更有信心,依法行政、服务群众,开创我市经文保工作的新局面,为公安工作争创全国一流做出应有的贡献。

预警防控